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3  

2009-08-26 21:25:53|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国君与麒麟因为失道的缘故双双毙命之后,珍珠国百姓的命运就好像被放在煎锅上烤一样。因为没有失道身亡的顾虑,各派的权臣诸侯放心大胆地群雄逐鹿,铮铮铁蹄狼烟烽火把这片曾经富饶的国土犁了一遍又一遍。早晨种下的青苗到了晚上就被战马踏平了,各路人马麾下的游兵散勇一拨拨地冲到村庄里搜刮粮食,连农夫的耕牛都拖走杀了,老百姓们战战兢兢地躲在家里守着糟糠糊口,冷不丁半夜鬼哭,嗜血妖魔在大街小巷徘徊觅食,猛然隔壁邻居家里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与哭号,等到天亮哆哆嗦嗦地跑去一看,家徒四壁的房子里只剩下一堆血与一个疯疯癫癫地找孙子的老妇人。

君主驾崩麒麟殉葬之后便是空前黑暗的乱世,这是哪个国家都逃脱不了的诅咒,只不过富强的国家都是相似的,落魄的国家却各有不同,到了一袋白面比三个妙龄少女都贵重的时候,道德沦丧的世界全靠变着法的冷血与不要脸才能生存。

就在珍珠国的百姓捂着襁褓里的婴儿以免房外的妖魔听到时,蓬山上的舍身木结出了金色的果实;当百姓拉扯着男孩躲避州牧的军队时,白色的小麒麟站在蓬山远远眺望着国土的方向;当杜一苇打算逃到邻国定居时,麒麟长大了,升山的日子来了。

一路跨越黄海,九死一生地来到蓬山进香,坐在帘幕后的麒麟说了一声:“抱歉。”

杜一苇泄气地抬头瞥了一眼,珠帘后露出一张很是端正的脸,毛茸茸的鬓角,黑黝黝的眼睛,浑身上下一水的雪白,笑眯眯地打量着杜一苇。

等到杜一苇回到家乡恢复农夫的老本行时,珍珠国的情况已经缓缓改善了。听说麒麟离开蓬山,在珍珠国境内四处流窜,四处驱逐妖魔,并降服了不少使令派去吓唬作乱的权臣。

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麟之定,振振公姓,于嗟麟兮。麟之角,振振公族,于嗟麟兮。

新柳初绿,乡间田野上,在新翻的泥土里种下粟米的种子的农夫扯着大嗓门传播着与麒麟有关的八卦,听闻蓬山公就在麦州出没,人人夸他平易近人诙谐幽默,村里没有耕牛的写一封信寄到州府,第二天就能看到壮硕的妖魔额头蹦着青筋来到田里犁地浇水收小麦——什么?除虫?呃,等我折服几个鸟型的妖魔再说。

嗯,杜一苇坐在田埂上看着金灿灿的麦浪,点着烟袋深深地吸上一口,觉得未来是光明的前途是充满希望的。

然而到了收白菜的季节,天下大旱,一连数十天都没下半滴雨。急得望天兴叹的农民连忙找个识字的先生给州府寄去鸡毛信,然而过去三天了也没有回信。

杜一苇躺在床上,郁闷地扇着葵扇,觉得自己开馒头店的梦想又得延后了。

这天气实在是太诡异了,树木静静肃立在浓浓的夜色里,一丝风都没有,热的杜一苇浑身上下燥得发慌。

闭上眼睛强行数绵羊催眠,数着数着,突然听见窗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杜一苇一个激灵坐起来,偷偷扒着窗缝往外看,只见庭院里的水井旁站着一匹白毛的畜牲正把脑袋探进井水里痛饮。

唉,干旱得这么厉害,连野生动物都跑到人类的居处找水喝了。唉?它怎么奔厨房去了?

一阵锅碗瓢盆掀动的声音,杜一苇想起自己藏在橱柜里的五口袋小麦,顿时心疼得不得了,要是被畜牲糟蹋了,这一年的收成就毁了,他开馒头店的梦想也玩完了。于是抄起铁棒,下炕穿鞋大吼大叫着冲进厨房轰人。

剑子手里捧着半张面饼,吓得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杜一苇盯着他,他也盯着杜一苇。

“放心吧,老乡,我不会吃白食的,”剑子将一颗珍珠放在桌上,一边继续啃着面饼一边往角落里躲,“我实在是饿极了,才不告而入——那个,还有别的食物么?”

杜一苇瞥一眼地面,灶台里的浅灰色草木灰形成巨大的鹿蹄形脚印,在厨房里乱转一圈,然后变成人类的脚印延伸到白衣白发的陌生人脚下。

妈呀——杜一苇心里一个惊雷!妖魔跑到家里来了!

剑子低头看看脚印,然后对杜一苇淡然一笑:“别紧张,看这偶蹄动物的脚印就应该明白,在下是吃素的。”

杜一苇黑线,不过剑子这微微一笑突然让他觉得有点熟悉,仔细想了想,杜一苇放下铁棒,瞪着剑子问了一句:“蓬山公?”

一炷香过后,剑子搬个小板凳与杜一苇坐在院子里侃大山。剑子的手里捧着一个面盆,里面装着热过的白面馒头,一边吃一边听杜一苇抱怨这该死的旱灾。

“这里住着旱魃,”剑子一边啃馒头一边解释,“只要杀了它旱灾就解除了。不过我还没有找到它,它被另外一个妖魔吓跑藏起来了。”

“另外一个妖魔?”杜一苇吃了一惊,能吓跑旱魃,这……这该是多么强悍的妖魔啊。

最后一个馒头下肚了,剑子扭头看着杜一苇:“还有别的食物么?”

杜一苇皱眉:“蓬山公,这已经是第六个馒头了,你也太能吃了吧!”

“唉,在下与那妖魔整整对峙了四个时辰,最后失手遭到反噬,虽然侥幸死里逃生,但是浑身的体力早已经耗光了,不吃点东西补充能量,在下怎么飞回蓬山啊。”剑子忧伤地叹气,然后呆呆地盯着静寂的夜色自言自语,“怪事,它吃了我的使令,但是在我落败之后怎么没有吃我呢?”

剑子趴在沙地上恍恍惚惚地恢复了意识,闻着干燥的泥土味道,倾听着周遭幽静的虫鸣,艰难地抬起头来环视四周——空荡荡的荒原里早已没了龙宿的影子。

[奇怪],剑子艰难地翻身,凝视着天空中悬浮的群星,心里纳闷:[他怎么没吃我呢?]

在杜一苇家狂吃海喝吃饱了睡睡醒了吃,等到第三天体力完全恢复之后,剑子辞别杜一苇回到蓬山,然而,一进天门,看到他的仙女脸上就出现了囧囧有神的表情。

“剑子,”药师真君慕少艾笑得两眼直冒贼光,拍拍剑子的肩膀,十分兴奋地问了一句,“听说龙宿真君衣衫缭乱脸色黑沉地回到蓬山,七窍生烟火冒三丈地打听珍珠国麒麟的名字——”

剑子五雷轰顶,找到那个[妖魔]没有下嘴吃他的答案了。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