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4  

2009-08-27 22:57:53|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宿真君与其他的真君仙女们不一样,他居住在黄海里,主管兴云布雨之职,生性高傲孤僻嗜好奢华的装饰,别说十二国的凡人,就算是蓬山上的仙人都很难见到他的真面目。用慕少艾的话来形容,龙宿真君就是离群索居趴在海底的珠宝堆上孤芳自赏华丽自恋的一尾宅龙,偶尔出海云游四方,也蒙着滚滚云雾不让外人有机会一睹他的庐山真面具,而慕少艾是为数不多的见过龙宿真君真容的幸运儿之一。

每当慕少艾提及龙宿真君时,剑子能够从少艾恍然出神的陶醉表情里推测出来,这位龙宿真君的相貌与风度必定是一等一的风华绝代。如今真的见到了本尊,剑子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呕血,龙宿是唯一一位具有妖魔之身的真君,如此显著的特性与那华丽无双的标志,他怎么就是没有往黄海里的那尾宅龙身上联想呢?

按照众人传闻中所描述的龙宿真君的脾气,把他当妖魔去折服堪称平生最大的奇耻大辱,这位真君要是暴躁起来,十个剑子也不够他揍的。

剑子冷汗淋淋,心想他怎么这么不小心就跟这位大爷犯上了?

慕少艾见剑子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连忙拖着剑子的胳膊往山石后面拉,尽量伪装自己急于打探第一手消息的表情,装出十分亲切友爱的关怀之情:“剑子,能把龙宿真君气的跑蓬山上来发飚,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啊?”

“呃……我们两人在珍珠国边境上偶遇,然后友好切磋一下武艺而已。”剑子十分严肃,“当然,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他就是龙宿。”

“剑子。”

“虾米?”

“你撒谎的时候通常会表现得十分正经十分严肃。”慕少艾邪恶地一眯眼睛,“坦白从宽,你是不是欠他钱了?”

“少艾,你不觉得龙宿为了一点小钱追债追到蓬山上来这个理由太勉强了么?”

“不勉强,我太了解你了,见到一座闪闪发亮的金山,你绝对能作出来雁过拔毛的事情。”

“你知道的太多了,我是不是应该杀你灭口?”

“唉?你真的没从他身上扣钱?真是太不符合你劫富济贫的思想了。”慕少艾皱起眉头,摸着下巴认真思考,“那么……你、你该不会是、是——”

“是怎样?”剑子突然有了一种[我为毛要问]的不祥预兆。

“非礼他?”显然,少艾自己都被这种可能性给吓到了。

剑子觉得他应该膜拜一下药师如此诡异的跳跃思维:“少艾,我是麒麟。”

“爱美之心是人之常情,与麒麟慈悲爱民的性格不冲突吧?”

“算了,少艾,随便你怎么想吧。”剑子已经非常无语了,“对了,那位龙宿真君还在气头上么?”

“对啊,正坐在蓬公馆里摆臭脸,那个低气压啊,呼呼~~”慕少艾摇摇头,“都吓到素还真小朋友了。”

剑子一把抓住慕少艾的肩膀,语重心长:“少艾,我们是朋友吧。”

“剑子,为什么每当你用这种神情说话的时候,我都能闻到墨水味呢?”

“在下还有要事办理,我回蓬山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吧。”剑子后退一步,对少艾摆摆手,“要是龙宿真君问你,你就说没有见到我,再见,不必送了。”

“剑——”白光闪过,白毛麒麟冲出了天门。慕少艾站在剑子留下的气旋里,很是努力地控制自己翻白眼的冲动。

蓬公馆里,众仙女们噤若寒蝉地侍奉在旁,龙宿真君居于正座,气呼呼地扇着扇子。年幼的琉璃国麒麟素还真双手扶膝危襟正座,不时地偷眼瞟向门口方向。龙宿等了许久,仍不见珍珠国的麒麟入内道歉,很是烦躁地喝茶磨牙,喝了两三杯,注意到恭恭敬敬地坐在旁侧的小麒麟,那对鎏金的眼睛就盯上了素还真耳鬓的绒毛。

“汝是琉璃国的麒麟?”

正在走神的素还真连忙回过神来微笑对答:“回真君,琉璃国的确是劣者的国家。”

“哦?”龙宿望着大门口喝了一口茶,将茶杯放在桌上,稍后复又端起,捧在手里却不喝,只是喀拉喀拉地用茶盖刮杯口,“琉璃国现在怎么样了?”

“前代国王御驾归天后,国中大臣建了阴月王朝摄政,虽然经历一些小小的风波,但是对百姓的影响不大。比起剑子前辈的珍珠国算是十分幸运的了。”素还真留神龙宿的神色,见他没有明显的愤恨,便继续往下说下去,“珍珠国历经五十年的动乱,百姓折损了五分之一的人口,许多富饶的历史名城全都毁于一旦,连国度都在战乱中焚毁了,剩下的百姓纷纷逃亡邻国,给临近的国家带来很大压力。”

“哦?”龙宿漫不经心地继续刮茶盖眺望门外。

“听闻真君昨日去了珍珠国?”

“珍珠国南部地区一连数十天无法顺利降雨,吾怀疑是旱魃作怪,所以前去查探。”龙宿的表情有点愤恨,“谁知碰上了一个榆木脑袋的白毛麒麟!”

“看来剑子前辈也猜到是旱魃的影响,所以在寻找旱魃的途中遇到真君了。”素还真轻轻叹了一声,“现在田里的作物急需雨水灌溉,劣者听闻剑子前辈将自己的使令借出来开凿水渠,但是杯水车薪,是在难以周全如此广袤的区域啊,珍珠国的百姓遭受苦难颇多,是在不忍心让他们的收成再次化为乌有。”

素还真眺望着大门外的蓬山景色,淡淡地开口:“麒麟是百姓的渴求寄托。因为珍珠国的百姓希望他们的麒麟能够早日长大,尽快选择一位贤君结束这种充斥着恐惧与血腥的日子,所以剑子前辈只用了短短十年便迅速长成成年麒麟了,在那之后,他便离开蓬山回到珍珠国四处寻找君主,安定民心,也是因为剑子前辈出现在珍珠国的缘故,失去希望的百姓再次鼓起信心返回故土了。”

龙宿缓缓把玩着茶杯,扭过脸仔细地打量着素还真。就当素还真紧张地自我审视这种求情的方式是不是太明显的时候,人影晃动,慕少艾走了进来。

“那只白毛呢?”龙宿问。

少艾与素还真对视一眼,然后笑哈哈地坐在龙宿旁边:“跑了。”

“跑了?”龙宿的眉头难以置信地皱起来了。

“呼呼,我告诉他[龙宿真君暴跳如雷发誓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吃他的肉],所以剑子被吓得掉头跑了,临走之前他让我捎话给真君,等他找到君王,让珍珠够的百姓过上好日子,他再负荆请罪回蓬山任由真君处置。”

“只不过是无意冒犯了真君而已,最多斥责两句罢了。”素还真扮苦脸,“少艾,你为何将龙宿真君描述得如此冷酷暴虐啊。”

“唉,剑子从没见过龙宿,也不知道龙宿是什么样的脾气,所以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他便当真了。”慕少艾笑眯眯地端详着龙宿的脸色,“他要是知道龙宿真君儒雅宽容的高贵品格,自然不会把再下的玩笑当真了。”

龙宿瞥一眼少艾,再瞥一眼素还真,那眼神再明显不过了:你们俩的行为也太明显了吧。

等龙宿离开蓬公馆。慕少艾和素还真各自松了一口气。

“你猜剑子对龙宿做了什么才惹得他如此生气?”慕少艾从盘子里拿了一个桃子,一边抛着玩一边问。

“绝非欠债,”素还真胸有成竹地喝着茶,“一定是剑子前辈试图将龙宿真君折服为使令,才让龙宿发怒找上蓬山兴师问罪。”

慕少艾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真是人精啊,剑子也说他冒犯龙宿的起因是[切磋武艺]。”

素还真没有一点意外的表情,轻飘飘地向慕少艾伸出手:“这么说劣者赢了?少艾,把赌金献上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