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14  

2009-09-13 20:59:56|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剑子不得不承认,这个噩梦实在是太吓人了,而梦醒之后后背上传来的触觉则比那个噩梦的内容更要吓人。半梦半醒之间,他十分清楚地感觉到有一张手掌贴着他的肌肤抚摸他的后背,一个巴掌,五根手指,绝对绝对不是梦中的花蛇。但是呆在他身边的生物只有龙宿真君一人,剑子实在想不通真君为毛要来这一手,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该玩到这种地步吧?

难道是错觉?

没错,以龙宿的身份与涵养,他吃饱了撑的去摸一介贫民的后背?他闲的无聊在剑子耳边吹风说暧昧的悄悄话?

镇定,镇定!剑子身体不适气力衰弱,恐怕是一时之间出现了幻觉,倘若将这个幻觉当做证据做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恶意揣测,那么剑子必须要审视一下自己的人品了。

电光火石之间脑子里百转千回,但是当剑子做了决定将这件事当做幻觉忘在脑后的时候,他便迅速地平静下来,开始思考邪影的事情。

青面一直跟着邪影,按照时间推算,邪影应该在昨天晚上碰到了血腥之灾。但是那个时候剑子因为莲子羹的问题而昏睡过去了,无法接应青面的求救。在那之后又过了一整天的时间,剑子在入睡之前再次听到了青面十万火急的求救声,他立刻化成麒麟飞奔而去,正好赶上青面变成的狮子驮着邪影躲避四只妖魔的围攻。

看来这四只妖魔都是公子垂荆的使令,如今主人已亡,契约终止,它们已然恢复本性成了四只更为凶狠残酷的祸害。由于剑子的力量在这之前已经受到损毁,要想一个人同时对付四只妖魔还是太贪心了,唯一的应对之策,便是唤出两名使令断后,与此同时,由他驼着邪影迅速逃离战场。不是说麒麟的脚程是这世界上最快的吗?但愿他能忍受邪影身上的血腥坚持逃到客栈,只要靠近客栈,再不识抬举的妖魔在感受到龙宿的气息之后都会掉头逃走,不过,要是他们打定主意要做龙宿的夜宵,剑子也不好意思拦着它们不让它们追进去。

唯一的缺陷,就是这个计划实在有点悬。如今躺在床上回忆当初的惊心动魄,剑子心里未免感到有点后怕。如果不是龙宿来的及时,他根本无法忍受邪影身上的血腥跑出去多远。

察觉到龙宿已经回到隔壁的卧室去了,剑子凝视着窗外的满月,悄声召唤青面,仔细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

据青面所述,邪影在昨天晚上潜入皇宫,打算杀掉北隅的失道昏君。如果邪影能够得手,那么昏君死后公子垂荆便能从失道之症中痊愈,再次为北隅挑选一位明君,从而使北隅避免一场日月无光的浩劫。可惜这位北隅少帝虽然骄横无道,但是毕竟是行伍世家出身,16岁就杀死妖魔名扬天下,他的武学功夫不但不弱,而且还在邪影之上。

邪影失手了,少帝倒是大方,说他很长时间没有找到愿意真刀真枪地和他比试的对手了,因此放邪影走人,让他学好武功再来找他。

但是就在邪影愤恨地打算走人之前,宫中巨变,侍奉在少帝身边的地理司突然举起手中冬器杀了少帝,而不忘尘寰拦杀邪影,打算栽赃嫁祸杀人灭口。邪影远远不是不忘尘寰的对手,当下被打得口吐鲜血,就在不忘尘寰打算一击必杀结果邪影的性命之时,青面窜出地脉,变成一只双头狮子怒号着吓唬不忘尘寰,然后趁对方发呆的时候叼着邪影逃走了。

青面刚刚逃出皇宫的时候,失去控制的四只使令正在四处游窜大开杀戒,它们发现了比自己弱小的妖魔气息,便调头冲过来攻击青面。青面将重伤的邪影藏到皇宫御花园的假山里,然后不停地变成各种形象与四只妖魔周旋,累死累活地拖到入夜,它担心受伤的邪影得不到及时的照料就会死翘翘,终于横下心背着邪影拼死往客栈方向冲,这才在半路与剑子相逢。

对了,青面回忆,说邪影的剑曾经刺中了不忘尘寰的肩膀,但是不忘尘寰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当邪影的剑拔出来之后,不忘尘寰肩上的伤口立刻愈合了,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来任何损伤。

剑子让青面把邪影使用的宝剑叼过来。他翻身坐起,就着月色抽开那把宝剑仔细观察。没错,邪影的宝剑也是一把能够杀死入了仙籍之人的冬器,而且冬器也能杀死妖魔与君王。不过,为什么偏偏对不忘尘寰不起作用呢?

这个不忘尘寰与地理司,究竟是什么人物?

第二天天亮之后,那批军爷又来叫门了,但是这一次的态度全都恭恭敬敬噤若寒蝉,那个领头的大胡子眼皮都不敢抬,说是奉了地理司的命令,将贵客送出城。

仙凤简单收拾了一下随身物品,推开窗子向外望了一眼,发现这些军爷居然准备好了一辆奢华的马车。

“昨天来这儿搜查的时候,不是有一位贵客身体不适么?”大胡子畏畏缩缩地搓着手,“地理司大人得知之后,就吩咐我把这辆马车送给几位贵客,好方便贵客赶路。”

“他倒是有心。”龙宿冷笑。

仙凤吩咐店家将邪影抬上马车,大胡子愣了一下,然后假装没看见邪影这号人物,表情十分镇定地跑过来搀扶剑子献点殷勤,剑子礼貌地推开他的手,说自己已无大碍了,然后和龙宿坐上马车缓缓驶向城门。

城门上的守兵早就交代好了,一看这两马车驶过来便打开了城门。剑子挑开帘子望着黄铜城门在后方缓缓关闭,然后放下帘子低头去看昏迷不醒的邪影。

剑子十分欣赏这名少年的勇气与胆识,不想让他就这么在乱世之中丢了性命。如果带回去交给佛公子教导几年,说不定能成大器。呃,对了,等他苏醒之后还需征求本人意见,问他愿不愿意入珍珠国的国籍。

剑子撑了一会儿便觉得体力不济,血腥之污的影响还未消退,但是马车里已经躺了一个邪影,剩下的空间也被他和龙宿的座位占据了,根本容不下第二个人躺下休息。剑子蔫头耷脑地硬撑着,撑着撑着视线浑浊眼皮沉重,不知不觉地就这么睡过去了。

剑子是在龙宿肩膀上苏醒过来的,脸上被珍珠压出一个个小坑。他迅速清醒过来坐直身体,龙宿活动活动肩膀,什么话也没说,就好像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

三个月过后,马车来到两国边境,原本留在北隅一侧的珍珠国流民全都已经动身回国了。听说邓王爷终于想好了措辞,指责地理司与不忘尘寰蒙蔽圣主作奸犯科坏事做尽罄竹难书,于是写了一封讨贼檄书,号令天下诛杀害国奸贼。双方以皇宫为主战场展开一场殊死大战,地理司这边吃了败仗,于半个月之前带着白雉脚弃城逃走了。在那之后,北隅的形式变得越来越混乱了。

珍珠国的流民原本是冲着北隅的安宁才逃到北隅的,如今见北隅的势头大有大战三百场的势头,便拖家带口地穿越边境逃回珍珠国避难,连带着一群北隅的流民也跟着躲到珍珠国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