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15  

2009-09-14 21:33:56|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剑子离开珍珠国之前,珍珠国的三大势力已经从明争改为暗斗状态。所谓明争,就是每人率领一支军队相互厮杀血拼,看这天下成王败寇鹿死谁手,纯属在百姓尸骨上面跳舞的恶劣行为,而暗斗则文雅许多,大家相互搞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官场权谋,你挖我墙角我偷你白菜,你辞退我的侍郎我贬掉你的中将,总之,你可以在官场的范围内尽情操弄权术发挥背地里放冷箭扎草人的特殊专长,但是就是不准带家伙肉搏。

对于剑子来说,明争暗斗他都不喜欢,但是两害取其轻,对于三大势力互相拆台的行为他还是十分激赏的。

其实剑子也有自己的私心,三大势力之中悦兰芳的汗青编都是眼高手低的前朝贵族,而悦兰芳本人就是与上一代君王沾亲带故的皇族,前朝昏君失道,第一个跳出来大义灭亲的就是这小子,也就是因为他毕竟做了一点利国利民的好事,所以铲除前朝余孽的时候大家并没有对悦兰芳这一脉皇亲国戚斩尽杀绝。

因此剑子并不看好汗青编的势力,连带着也不喜欢经天子那一派。因为听闻经天子建立天子帮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和他哥哥悦兰芳怄气,这种没断奶的孩子气行为真想让剑子把这对兄弟揪到一起对撞脑袋瓜,兄弟翻脸手足不和原本是家中小事,但是他们两个居然搞得全国的百姓都跟着一起乌烟瘴气,实在是令人牙根发痒啊。

因此,对于那些士大夫读书人做组成的学海无涯,剑子原本抱有很浓烈的好感的——直到太史侯将曲怀觞和月灵犀赶回家种地为止。

学海无涯的宗旨,似乎就是一边和汗青编天子帮斗,一边自己人和自己人斗,食古不化迂腐僵化吹毛求疵叽叽喳喳,文人相轻相互作践,就算大敌当前也不知道放下屠刀一致对外,反而揪住一个伤风败俗的名堂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举动!一句话,不愧是读书人,都到了这个关节上还有搞风纪运动的闲情逸致啊。

进入珍珠国的国土之后,马车在路上继续颠簸了两个月,这才逐渐临近都城。龙宿望向窗外的田野,面目都是衰败凋零的景象,万幸的是田里还有农夫在耕种,百姓虽然生活困苦,但是精神头还算充足,与北隅百姓丝草绸帽但却六神无主的样子正好做了一个对比。

珍珠国已经稳定下来迈上正规,但是北隅天昏地暗即将雪崩。一个是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一个是无边无际的浩劫即将降临,这点信息从老百姓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

“嗯,怎么没看见你们国家的皇宫?”龙宿意识到珍珠国的都城外围城墙只剩下一道蜿蜒的砖石废墟,荒草凄凄的土地上偶尔露出残缺的石碑与廊柱,显示着都城大门曾经的繁华与宏伟。

“烧了。”剑子回答,“前代昏君失道,麒麟病死,起义的百姓攻打都城的时候那位君王把自己关在宫中放火自焚,大概8年后,又有一路人马进城洗劫,临走之前又放了一把火把剩下的宫殿全都烧了。”

难怪,龙宿看到一些百姓家门口的台阶都是汉白玉的碑刻,显然是皇陵之物,想必那些乱军在打得焦头烂额的空当之中并没有放过历朝历代的君王与台甫的坟墓,该抢的就抢,该毁的都毁了。

没有礼法的约束,没有道义的斥责,没有天帝给你的麒麟扎针,失去根基的国家往往被自己的子民摧残得一塌糊涂。

“都城南面的土地隶属于云州,是历代台甫直接统辖的封地。”剑子指给龙宿看,“如果龙宿真君不介意的话,在下斗胆请真君到在下的府宅上歇脚做客。”

“剑子你太客气了。”

坐在破茅屋外的凉亭里,龙宿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努力维持自己的表情不会崩坏:“这就是你的府宅?”

剑子十分认真地审视一下低矮的小草屋以及篱笆墙外明媚的自然风光,然后微笑着点头:“这是豁然之境,在下的府宅。”

龙宿用扇子遮住了脸:“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剑子接过话茬,“如今豁然之境有了真龙大仙,真是让在下的陋室蓬荜生辉啊。”

“原来你知道你自己住的是幢破屋子贫民窟啊?”

“这房子对于龙宿来说是破房子,但是对于剑子来说,它采光充足通风透气,实在是一处修生养性的风水宝地啊。”

受不了了,又在装正经。

龙宿头疼:“邪影怎么办?他有伤在身,总不能留在这里陪你一起通风透气吧。”

剑子扭头看看马车,邪影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了,只是脸色苍白,人也显得十分虚弱,正坐在马车旁边的石头上,一边拔草喂马一边恍然出神。

能这么快就养好伤,仙凤的鲛人医术真是一绝啊。

剑子叹气。他问过邪影,邪影却不肯放弃北隅的国籍,说自己呆在珍珠国养好伤,然后就回北隅去。

“邓王爷已经发布了讨贼檄书,等我杀了地理司与不忘尘寰这些奸贼,北隅的局势就能平定下来了。”邪影如此回答。

剑子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北隅现在已经天下大乱,因为邓王爷与北辰胤打起来了。

北隅的局势发展真是让人难以预料。重病在握的北辰胤与北隅少帝有杀子之仇,听说这件事都是地理司搞的鬼,为了讨好喜好赛马的少帝而带兵去偷北辰胤的军马,未想到被执勤军官发现,结果在混乱之中误杀北辰胤的儿子北辰凤先,还给北辰胤留下了确凿无疑的证据。

地理司把军马交给少帝,对于偷盗军马误杀北辰凤先的事情他自然不会告诉别人,因此北辰胤误认为这件事情是受到少帝指使,遂大发雷霆起兵造反,后来被朝廷兵马堵到冷河以北的地区成为割据一方的诸侯王。

按理来说,地理司与不忘尘寰蒙蔽少帝,害的少帝失道,而且还害死了北辰胤的儿子,因此邓王爷与北辰胤应该同仇敌忾才对。但是人心难测,邓王爷攻下宫城之后,从幸存的宫人那里得知少帝身亡并非是刺客所为,而是地理司与不忘尘寰干的好事,所以暴跳如雷地发誓追杀二人直至天涯海角。

地理司与不忘尘寰走投无路,居然捧着白雉的脚投靠北辰胤,并公告天下,说自己是北辰胤派到宫中的卧底,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见机行事铲除无道昏君。如今根据北辰胤的指令杀死少帝,自然要回到北辰胤身边请赏了,而北辰胤居然过河拆桥闭门不见,真是令地理司他们两伤心。

眼睛一眨,少帝失道之中的受害者北辰胤一下子变成了其心当诛的阴谋家,连他儿子北辰凤先的死都成了北辰胤为成就大业而狠心牺牲掉的棋子,你说这种铁石心肠阴险歹毒的家伙是不是比地理司他们两更可恨?

于是当然而然地,邓王爷率兵扑过去和北辰胤玩命去了。

原本剑子以为北隅王朝的那档子事已然明了,但是如今看到邓王爷与北辰胤竟然掐到一起,便觉得其中的猫腻实在是深不可测,耐人寻味。

他与龙宿正在讨论北隅局势的时候,门外走来一位白衣儒者,冲着邪影仙凤躬身打招呼之后便不声不响地走进了剑子那扇找不到门板的柴扉。

剑子见到来人,连忙站了起来:“原来是佛公子,真是有失远迎啊。”

“在下听闻台甫已经回国,不敢怠慢,马上前来迎接——这位是?”佛公子盯着龙宿的目光那叫一个期待那叫一个热切。

“这位是龙宿真君。”剑子给他做介绍。但是言毕,却看见佛公子眼睛里的光辉顿时熄灭了。

“见过真君。”佛公子礼数周全,但是对于龙宿却没有刚才那份激动的企盼之情了。他的目光只是在剑子与龙宿身上扫一个来回,然后轻轻摇头叹了一口气,那意思好像在说:

原来他不是你领回家给天下百姓做个交代的那位啊。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