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17  

2009-09-19 19:15:16|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踪是在4年前逃到珍珠国隐居的,四年之前,佛公子非常偶然地从一伙儿杀手的刀刃下救了圣踪一命,然后将人带回了云州。他是在珍珠国的边境遇到圣踪与那伙杀手的,这群北隅杀手居然穿越国境来到珍珠国的领土上追杀此人,让佛公子对圣踪的身份与经历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但是圣踪很少提及自己的事情,只是对佛公子说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将来一定找个机会报答佛公子,然后就在云州找了一处人烟罕至的荒山野谷,就像一只蜗牛缩进壳子里一样隐居不出了。

珍珠国历经战乱,贤能的官吏太少了,将来珍珠国大治天下的时候很有可能出现人才匮乏的情况,为此,剑子一旦遇到有为青年或者贤明官吏的时候便不由自主地动脑筋挖墙脚,如今得知名扬四海的北隅能臣就住在自己的封地上,剑子当下便决定去会会他,试试看能不能把这位人才囤积在珍珠国的仙籍上。

求贤若渴,立即动身。剑子与佛公子、邪影前往悬浮奇谷拜访能人。

但凡敢和权臣呛声的人都是目光灼灼宁死不屈的刚硬人物,但是圣踪这个人的气质却是出人意料的平和宁静,他衣着简朴,相貌端正,独自一人坐在秋草茂盛的院落子斟茶自饮,看见剑子和佛公子跨过秸秆做的篱笆走进院内,他的表情也没有多大变化。

佛公子抬手:“这位是云州的刺史,剑子。”

云州就是珍珠国的宰辅治理的封地,并无刺史一职,或者可以解释为,云州的刺史就是宰辅,而宰辅就是这个国家的麒麟,这一点只要肚子里有些学识的人就能明白其中寓意。

但是圣踪依旧是那副没什么波动的表情,整理一下衣袖,拱手欠身:“圣踪有礼了。”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如此淡定的风格,正是剑子中意的那款。

四人落座,闲谈江湖,双方的对话在热烈而友好的气氛中展开。

剑子以云州刺史的身份对北隅的局势表达了深切的忧虑与密切的关注,并再次重申,不论将来上台的君王是谁,剑子都将尊重北隅民众的选择。圣踪对云州刺史的探访表示中心的感谢,并表示一小撮别有用心的谋反者并不会破坏北隅的发展大局,而且从长远来看,北隅与珍珠国的友谊依旧是稳固的,双方都应从大局出发,实行互惠互利的原则支持民间的贸易与往来,进一步巩固双边关系。

这两人的腔调让邪影的表情一阵扭曲。倒是佛公子一副不动如山的神态在一旁喝茶,似乎早就对这两人的本事司空见惯。

剑子一边和圣踪针锋相对地逗着玩一边打量圣踪的住处,只见圣踪的住处比豁然之境还要节省:玉米秸秆做成的篱笆只有膝盖那么高,草草地围起杂草丛生的院落,上面爬满了野葡萄、细刺灌木、牵牛藤。一颗枝叶稀疏的梨树无精打采地站在房门旁边,屋檐下的乱草无拘无束地疯长,一些苣荬菜长得有半人多高,肥厚的叶子都被虫子吃得残缺不全。芦苇编成的窗子用一根松枝支开,屋檐下挂着还没晾干的灰色外套,斑驳的屋顶上长着一些很像松塔的紫色菌类,一群肥胖的长尾巴灰喜鹊站在屋脊上叽叽喳喳,对着西边的太阳跳来跳去。

剑子突然感觉到一股厌恶的情绪。

他的目光注意到了窗台上的一个粗糙的蓝色陶罐,盖子下面压着一张黄色纸条,看不清上面写着什么字。但是这个蓝色陶罐却让他的觉得十分之别扭,相当的排斥,就好像这个陶罐和整个世界的风景全都格格不入一般。

圣踪注意到了剑子的目光,他笑了笑,有些抱歉地解释道:“我忘了把它放回屋内的供桌上了,让刺史看到此物,实在是在下疏忽大意了。”

圣踪离座,进屋去了。剑子看到圣踪出现在窗子后面,用一块棕色的破布蒙住陶罐,很是小心地裹起来搬走了。

片刻过后,圣踪回到座位上,叹了一口气:“早就应该让他入土为安了,但是我总是舍不得。”停顿片刻,他用那双深邃的灰色眼睛注视着剑子,“刺史应该感觉到了吧,那里面装着在下义兄的骨灰,十几年前便亡故了。”

骨灰么?

剑子低头抚摸着茶杯上的裂纹,心想圣踪为何要将义兄的骨灰带在身边十几年都不肯安葬呢?如果一定要魂归故里,为何不在流放之前就义兄的骨灰下葬,反而要带着它一起流亡异乡呢?

“在下的义兄,是个半兽。”圣踪继续微笑着开口,“按照少帝的律法,半兽不能像人类一样埋进家族墓穴里,而是要与屠宰的牲畜一起埋在野外荒地。所以,在下必须等到新王登基之后废除歧视半兽的法律,然后再把义兄正大光明地埋在他们家族的墓地里,与列祖列宗一起长眠。”

邪影闷闷不乐地开口:“天帝为何要把这样的昏君赐给北隅呢?”

“你错了。”圣踪摇头:“天帝为这个国家挑选的君王,不但是当时全国上下最优秀的人才,也是最适合当国君的人。就如同少帝登基之前,整个北隅无人能有少帝那样的胆识与魄力,也没有人能像他这样鼓舞人心,但是十二国中并不存在永远昌盛的王朝,天帝无法控制的,只是这些君王登基之后的堕落速度而已。”他伸手,拔出邪影身上的宝剑:“就如同这把剑,在你购买它的时候,它一定是所有宝剑中最适合你的那一把,但是,你却无法保证它在交锋多少次之后便会被砍断。”

“君王总是要失道的。”邪影问,“如果是圣踪统治北隅,一定不会像少帝那样仅仅坚持了十三年就失道了,那么天帝为什么还要指点麒麟去选择王者呢?”

“即使是全国最优秀的人才坐上了御座,而且身边还有麒麟的辅佐以及天道的约束,但是国运依旧无法永远地持续下去,因为人类心中总有私欲与恶念,总有一天这些恶念与私欲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扩大,并逐渐膨胀到毁灭一切的地步。十二国在君王驾崩后通常会设立伪朝,临时主持朝政。你可以参考北隅的例子,为了争夺这个伪朝的政权,最清白的人也可以堕落成为最狠毒的恶魔,而百姓无从分辨坐上王位的人究竟是怎样的品性,但是麒麟选择的君王,至少不是为了贪图权利而去残杀百姓的人,就算是你所痛恨的少帝也曾持刀杀死妖魔为百姓除害。而且,就算摄政的人也是当时最正直最优秀的人才,但是他们身边没有麒麟的忠言,也没有天道的约束,那么,假如这世上没有麒麟也没有真命天子,而是让这些伪朝的摄政王在位的时间久长一些,给他们一个充足的时间去面对内心的空虚与膨胀的恶念,你觉得他们能够持续多久?”

邪影沉默不语。

“也就是说,麒麟选王造就盛世的概率还是要高于常人了?”剑子问。

“然也。”圣踪点头。

“圣踪这番高论足以证明你的学识,为何还要自谦?”佛公子道,“难道珍珠国的刺史以及尚书一起登门恳求,还不足表明我们的真心么?”

“在下是北隅的圣踪,不是珍珠国的圣踪。”圣踪面不改色,“而剑子与佛公子是珍珠国的刺史与尚书,不是北隅的刺史与尚书。”

离开悬浮奇谷的时候,佛公子笑道:“看来这个墙角是挖不得了。”

剑子倒是满腹算计:“那是因为我们挖得不够力。”

日落西山,一行人分道扬镳,各自回府。只是邪影留在悬浮奇谷了,说是希望跟随圣踪增长学识。

邪影还是处于发育中的年龄,剑子觉得他肯定会把圣踪吃穷。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