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18  

2009-09-21 22:42:16|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盖房子打扫卫生这种事情从来不用龙宿动手。

从豁然之境的漏风茅屋里取了笔墨,龙宿在一张金纸上写下几行字,然后折成令箭模样丢进井水里。片刻过后,井水里传来浪涛澎湃的声音,无数鲛人连绵不绝地从井水里升腾而上,对着仙凤与龙宿躬身行礼之后,便带着各式各样的工具围着小破庙上下打量比划尺寸。

青雾缭绕,隐去了鲛人劳作的情况。日落西山之时,亭台楼阁凭空而起,就像雨后的春笋一般噌噌拔节。龙宿打量着飞檐斗拱上挑着西边的斜晖,摸了一把织锦的帘幕以及床铺上的白色狐皮垫子,觉得这所宅院虽然不及海里的宫殿,不过拿来吓唬吓唬剑子寒酸的审美观却是绰绰有余。

鲛人们纷纷松了一口气,躬身再拜,然后跳进井水里消失不见了。顺着井栏向下望去,黑隆隆的井水死寂无波,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晚风吹拂的凉亭里摆一张檀香木的软榻,龙宿懒洋洋地侧卧在上,从仙凤手中的漆盘内拾起镶嵌着珍珠宝石的烟斗,惬意地呼出银灰色的烟雾。

广袤的大地升起飘渺的雾气,暮色低垂的天空中,凝重的梯云逐渐从火红色过渡到铅灰色。水牛背上驮着牧童,脖子上的牛铃在模糊不清的乡野小路上叮当洒落。

凡人的耳朵无法听闻的古筝声沉稳而肃穆地回荡在西方的天空,向十二国的生灵宣告白昼的结束,就在这天光转暗的时刻,白色的麒麟站在龙宿门前,看着宫阙牌匾上的疏楼西风四字,被震得脚下生根难以迈步。

“我原本以为,你只是想把这个破庙修缮一下而已。”剑子非常无奈地眺望那些起伏连绵的亭台楼阁,“这也太夸张了。”

“我会把你这句话当赞美。”龙宿得意,“不夸张的话,就不是龙宿的风格。”

“你哪来这么多的钱建筑这么浩大的工程?”

“剑子,我主宰的海洋是十二国土地面积总和的七倍。十二国的山脉所盛产的黄金、白银、玉石只是显露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角而已,而海面之下的大地所产出的一切全归我一人支配,在我的宫殿周围,珊瑚水晶玛瑙长成树木森林,珍珠、猫眼、宝石多如脚下泥沙。”

“好吧,就算你财大气粗,但是一天之内,如何造就如此的鬼斧神工啊?”

龙宿含着细长的烟嘴,就像壁画上的神龙一样吹出云雾:“商业机密,无可奉告。”

“小气。”

“剑子,以珍珠国现在的民力与财力,要想在一夜之间重建都城不大现实。”龙宿用那双鎏金的眼睛瞥一眼剑子,“而我与未来的珍珠国君主非亲非故,想求我帮他修复宫殿,就要记住龙宿可不是一个大方慷慨的人。”

“龙宿你多心了,剑子可没有逼你出血的意思。只是龙宿真君将庙宇修建得如此招摇,让剑子恐怕将来的国君在重建宫殿的时候会有不良的攀比啊。”剑子心里还默默地加上一句:龙宿你就不怕喧宾夺主么?

他有点搞不明白龙宿为何一定要修缮珍珠国的雨神庙。十二国的王母庙毁于战火的例子俯仰皆是,但是蓬山上的神灵都不把这个象征性的府邸当回事,龙宿对于其他国家的雨神庙也没怎么上心,但是偏偏选择在珍珠国大兴土木,而且还搞得这么金碧辉煌,将来的国君对于如此豪华的雨神庙的存在一定很头疼吧。

“见过圣踪了?”龙宿将烟斗放回漆盘里,略微翻身,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在软榻上支着头摇扇子,“你的眼里有满意的神色。”

龙宿这句话提醒了剑子:“龙宿,白雉脚呢?”

“嗯?这么快就想要回去么?”

“非也,只是剑子要给圣踪和邪影封官。”

“他们两个同意换国籍了?”

“没有。”剑子咳嗽两声,“但是北隅的麒麟还没有生出来,在新王登基天下太平之前,要是圣踪和邪影还没等到回国效力的那一天就变成老头了,岂不是令人惋惜的损失?所以暂时赐给他们仙籍,总算没坏处。只要不告诉他们,等到北隅新王将他们召回国内的时候再删除仙籍就可以了。”

龙宿哦了一声,翻身坐起来,吩咐仙凤准备书案。

剑子刚想说不能劳烦女孩子干粗活,就看见黑糊糊的树影里凭空冒出来两位仆人,默不作声地搬动书案,仙凤则捧来文房四宝,安排好一切之后,那两位仆人便退回树影里,就像融化在土里地的雪水一样消失不见了。

“妖魔?”剑子心里直冒寒气。他怎么一点妖魔的气息也没感觉到呢?

龙宿铺开绢布,认认真真地起草文书。倒是仙凤笑了,从树影里捡起两张纸片交给剑子。

两张黄纸,剪裁成小人的样式,轻飘飘的风一吹就要跑。

“这是我教凤儿用来投机取巧的小法术。”龙宿边写边说,“人手不够的时候,就用它们来凑数。”

“某种傀儡术吧。”其实剑子在蓬山的时候也曾见过一些女仙使用这些剪纸小人化成的仆人帮忙晾衣服,一沾水就软了,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女仙之外的人也能使用这种法术。

“如果无异议的话,吾就盖章了。”龙宿写完文书,交给剑子浏览一番,然后从锦盒里掏出白雉的左脚,蘸上朱砂,往文书落款上一盖。

突然,仿佛有人从背后偷袭狠狠地推了剑子一把,剑子攥住小纸人,差点一头栽倒,他连忙撑住桌面,弄得桌面上的砚台和笔挂砰地一跳。

“怎么了?”龙宿迷惑不解。

剑子干脆趴在桌面上,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但是他浑身都是冷汗,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一般,一口气憋在胸口,喘息得十分艰难。

手脚发冷。

心跳得无比剧烈。

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冲向了脑子。

剑子趴在桌面上,埋头枕着自己的手臂,在一篇黑暗中试图平稳自己的呼吸。

他没有看错。

就在龙宿手持白雉脚在文书上盖印的一瞬间,周遭景色陷落成为旋转的银河,他看见紫龙盘旋长啸,面容桀骜的龙宿身着君王冠冕站立在他面前,锐利的目光几乎要把他射穿。

天启。

这迸发而出的磅礴王气,完全压制住了剑子。

但是这怎么可能?

十二国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妖魔成为一国之君的例子,不在国内出生,或者没有国籍的人也没有成为君王的资格。

龙宿完全不具备成为一国之君的最基本的条件。

天帝他是不是喝高了?

压制在背上的力量逐渐消退了。剑子直起身来,抬头去看龙宿。

鎏金色的眼睛,刺得他不敢与之对视。

但是紫色的王气却消失不见了。坐在剑子面前的,又是那位妖魔之身的龙宿真君了。

奇怪。

剑子谨慎地问龙宿:“真君,你能不能手握白雉脚,做个盖章的姿势?”

龙宿打量着剑子的表情,觉得剑子可能发现了什么关键问题,于是依言照办,握着白雉脚比划着盖章的动作。

没反应啊。

剑子皱眉:“真君,你再把白雉脚举起来试试。”

还是没反应。

那么这样摆姿势呢?那样呢?这样呢?那样呢?

龙宿有点恼火:“剑子!你到底在搞什么?”

剑子看着把白雉脚托在手里做介绍状的龙宿,很是正经地点了点头:“真君,你这个样子就像街边卖烤鸡翅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