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修真】逍遥百年楔子1  

2009-09-22 23:08:16|  分类: 应龙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我以挖坑来谢罪吧!

第一代应龙的故事......

小侯的手里捏着一张茶褐色的信笺。

方方正正地折叠成一小片,被捏在指尖中翻来覆去地打量。

信笺是昨天收到的,小侯一看它折叠成小方块的样子就知道诚知是抱着有求于人的心态写下这封信的。诚知这个和尚有个很实诚的习惯,若是写信唠家常,便会随手将信纸对折一下然后随随便便地塞进信封里,但是要是遇到了麻烦事想拖人下水,他通常会把信纸叠成豆腐片,就好像在折叠的过程中力求把自己那点罪恶感全都折得严严实实的,连他自己都不想打开它再看一眼。

诚知是个与世无争的和尚,天天穿着破衣烂衫的袍子四处化缘糊口,偶尔遇到一些连出家人都看不下去的不平事,他便捏着斗大的拳头一边念着我佛慈悲一边把宵小之徒打得鼻青脸肿。虽然这穷酸和尚兜里没钱,而且化缘的陶钵十有九空,但是他揍人的功夫却能在道上排上前三,因此,只要是他解决不了的麻烦,都能让小侯在拆开那豆腐片的信纸之后牙根发酸。

小侯也说不清楚,他和诚知结交之后究竟是谁给谁惹来的麻烦更多。两人没有结识之前,小侯的佩剑没有这样频繁地卷了刃崩了口,而诚知也不必天天抡着拳头念我佛慈悲,但是自从两人成了莫逆之交之后,他们要面对的麻烦全都翻了倍,而且诚知搞不定的麻烦也就跟着水涨船高地塞到小侯手里了。

小侯的期望很低,只希望这次的麻烦不需要像往常那样让他产生诅咒诚知的恶劣念头。

叹一口气,沿着折痕轻轻拆开、抹平。

信上的内容出乎意料地简短,而且稀松平常。上面婆婆妈妈地回顾了几十年来两人同生共死的战友情谊以及一两件令人印象深刻的感人事迹,最后结尾部分告诉小侯一件伤感的噩耗:

诚知积德行善,感动神佛,恐怕最近几天就要被金刚使者请到西天极乐世界定居。好友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贫僧诚知已经功德圆满地坐在众佛之中吃白食了,请好友切勿悲痛,并且以贫僧为榜样斩妖除魔除暴惩恶,争取早一日修得和贫僧一样伟大的成就。

总结成一句简短扼要的话,那就是诚知死了。

信上没说是他杀,还是自杀。但是算算时日,诚知已经是一名一百二十多岁的老和尚了,按照凡人的天赐寿命,他已经赚了五十多年了。看来神佛有灵,终于发现这边有一个漏网的,然后在某个午夜派来牛头马面或是菩萨金刚把他收走,就如同这世上绝大多数的芸芸众生一样成了韭菜叶上的露水,在某个清晨默默消逝,成了碌碌红尘之中的匆匆过客。

小侯原本很想悲伤一把,但是看到信笺上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又觉得自己没心情为诚知的死亡酝酿泪水了。

诚知声称自己留给小侯一样十分珍贵的遗物,请他在中秋之前赶到大悲寺收取。

这个遗物,恐怕就是让诚知把罪恶感折叠进豆腐片的那个小麻烦。

大悲寺?小侯已经猜到了这件遗物大概是件什么器物了。最近几年,传闻中的天之剑琉璃光就藏在大悲寺的消息在江湖上炒得沸沸扬扬,不过看管琉璃光的老和尚非常忠于职守,把觊觎神剑的各派人马打残了不少,因此直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人能够查到琉璃光的具体位置。

诚知并不是一个出色的好师傅,他坐下的弟子大多资质平庸,要靠他们继续把守琉璃光的秘密,恐怕大悲寺不久之后就要被强横之人血洗了。诚知不太喜欢热闹,不想这么快就在西天看见一大群徒子徒孙跑来问候他老人家,因此希望早日把祸端拱手送人。

但是小侯搞不清诚知为什么不在生前请他帮忙呢?他就不怕行横之人抢在小侯收到信笺之间就登门拜访大悲寺么?

带着满腹狐疑来到大悲寺门前止步,小侯十分感兴趣地阅读贴在朱漆脱落的木门上的一纸告示:

各路英雄好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轻叩门板,片刻过后一位长得犹如怒目金刚的僧人呼啦一下拉开大门,率领十几个浑身肌肉的武僧拎着棍棒涌出来,把小侯团团围住。

“诸位圣僧且慢动手,”小侯抱拳施礼打个招呼,然后从怀里掏出那叠豆腐片交给领头的僧人,“在下登门拜访不是为了与诸位切磋武艺,而是为了拿走琉璃光。”

这话说的似乎有些欠揍。但是领头的金刚却没有立刻暴走,而是十分谨慎地浏览一番诚知的遗笔,然后抬头问了一句:“不知施主贵姓?”

“入山修行,无名无姓,道号小侯。”

金刚和尚与其他武僧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纷纷收起打人的架势,把手中棍棒拄在地上礼貌地竖掌行礼 :“阿弥陀佛,方丈早已恭候多时了。”众人闪开一条路,做了个请的姿势。

“诚知方丈已经圆寂,”小侯迈步而入,沿着青砖路面边走边问:“不知现在的方丈是哪位?”

“是启慧大师。”

似乎是诚知的大弟子。小侯最初遇到启慧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流着鼻涕捧茶的小沙弥,如今几十年的光阴过去了,也不知长成什么样子了。

回想昔日时光,真是令人感慨时光匆匆宛如白驹过隙。别说小沙弥启慧都成了方丈了,就连这大悲寺也在光阴流转之间蹉跎成无人关注的老人了。

寺内古木参天,宝寺庄严,但是根本看不到香客的影子,冷冷清清的,偶尔有几位布衣僧人双掌合十目不斜视地走向大殿,对出现在寺内的陌生人看都不看。

斑驳树影之下,竹枝做成的扫把在青石板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小侯注意到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在清扫铺在地上的白果树叶,此人一身俗家打扮,身着破旧黑衣,长发披肩,眉头深锁面容阴郁,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怪异的气息,就好像整个寺庙的阳光都不想照在他的身上似的。

小侯盯着那位黑衣男人稍一分神,陪在身边的不怒金刚猛然抄起棍棒对准小侯的后脑勺抡了过去。

毫无察觉的小侯没有任何反应。

然而金刚手中的棍棒却抡了个空,让全力一击的金刚失去重心,滑了一个趔趄。

“哎呀,这位圣僧被砖角绊倒了么?”小侯微笑着转过身来,“走路时不能总是盯着别人的后背,也该留神脚下啊。” 靠!搞什么!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胆敢假冒诚知的笔迹写信骗我过来打闷棍?

武僧们十分诧异地纷纷后退。小侯明明站在那里,没有移动过分毫,但是金刚的棍棒却像扫过一股炊烟一般瞬间扑空了。

“废物。”那位站在树荫下扫地的黑衣男人握着扫把轻蔑地瞟了一眼那群和尚,“这小子侧身闪过棍棒,然后又站回原地,只不过是使用了飞快的移动身法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这位壮士倒是好眼力啊。”小侯对黑衣男笑了笑,然后迅速拉下脸质问不怒金刚,“背后出手伤人,莫非这就是大悲寺的待客之道?”

“施主息怒。”不怒金刚与众位和尚一起躬身施礼,“方丈交代过,能躲过此招的才是货真价实的小侯施主,以防恶人假冒,方丈出此下策实在是迫不得已。”

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诚知,别自谦了,说什么坐下弟子资质平庸!这一棍子下去绝对打出了你的真传!

“除了背后打闷棍之外,方丈还交代你们什么了?”

和尚们恭敬低头:“没了。”

出家人不打诳语,暂且相信吧。

验明正身之后,不怒金刚走在前面引路,将小侯带到了后院。深深庭院内,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和尚手持念珠站在石桌旁,看到不怒金刚带领小侯跨过院门,便十分慈祥地微笑着躬身施礼:

“阿弥陀佛,小侯前辈,久违了。”

“启慧?”

真是白驹过隙啊。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