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修真】逍遥百年楔子2  

2009-09-23 22:46:16|  分类: 应龙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桌上摆着一副空棋盘,两个棋篓。

“一局决胜负。”方丈笑眯眯地摸着胡子,“前辈若是胜了,老衲就将琉璃光拱手相让。”

“慢着!诚知的手笺上可没提下棋的事情!”

“这是老衲自己的想法,与先师无关。”

“那么你清楚你师傅的想法么?”

“十分了解。先师担心圆寂之后大悲寺怀璧其罪,所以希望由小侯前辈收下琉璃光。但是老衲也有自己的想法,要是琉璃光能够继续留在大悲寺,并且由小侯前辈亲自看管,岂不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么?”

“由我来亲自看管?”

“没错。”方丈脸上的皱纹条条舒展,笑得如沐春风好不得意,“前辈若是胜了,琉璃光尽可拿去,但是,如果是老衲侥幸赢了,就请前辈留在本寺吃斋念佛,扫五十年的庭院。”

“这么说,庭院里那位黑衣人……

“呵呵,先师以武力制服此人,要他留在本寺扫五十年的庭院,保护本寺五十年周全。如今他已经扫了三十七年的庭院了,还有十三年便可恢复自由之身,老衲正在发愁找不到接任之人呢。”

“既然先师是以比武的方式来决胜负,那么方丈就因该继承这套制度才行啊。”小侯以商量的语气轻声询问:“你看,不如换成比武算了?条件任你开。”

“老衲怎敢与小侯前辈过招?”老头子依旧笑呵呵的,“前辈不敢与老衲下棋的话,就请在本寺参观游览,小住数日,然后尽兴而归,两袖飘飘地下山去吧。三十七年之后,大悲寺的生死全都听天由命,不劳小侯前辈费心。”

连激将法都用上了!真不愧是诚知的徒弟!

“我不会下棋。”小侯苦着脸,“能不能借棋谱一用,让我临时抱抱佛脚?”

“这个自然好办。”老和尚起身离座,去院外找徒弟去了。

就在他离开庭院之后,小侯从袖内掏出一根青色鸟毛。

好友,这关全靠你了!

空中灵雀啼鸣,一只白色文鸟穿过古寺松柏,抢在老和尚之前飞入庭院。小侯一把攥住文鸟揣进了怀里,然后装成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望天。

启慧方丈抱着两卷棋谱捧给小侯,然后势在必得地坐在一边欣赏小侯翻看棋谱的脸色。小侯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会儿,然后合上棋谱还给方丈,气定神闲地一甩衣袖:“请了。”

方丈笑呵呵地落下一颗黑子:“本寺的伙食还是不错的,而且没有世俗的嘈杂,小侯前辈你很快便会习惯这里的生活。”

[中元落子。]温润的声音响在小侯脑海里。

依言照办。方丈的脸上笑意更深了。

经验老道的棋手都不会在中元落子,小侯这一手,很符合他初学者的水平。

“前辈可知琉璃光的来历?”启慧复又落下一子。

小侯当然有所耳闻,三剑的传说被吹的神乎其神,就和月宫玉兔捣药的药罐子一样被后人描述得绘声绘色:

说是在很早很早以前,某个非常非常不得了的神人以惊天地泣鬼神的方式打造了三把宝剑,分别象征着天之慈悲、地之浩淼、人之淑世。天之剑诞生之日,铸剑炉所在的那个山顶金光喷薄犹如旭日东升,照得方圆百里亮如白昼;地之剑出炉之日,大地震动林木呼啸,绕川江河歌咏着太一亘古的曲调;而人之剑铸成之后,一连三月墨香弥漫,周遭悬崖峭壁的石头都长了方块字的花纹。

根据一些想象力十分彪悍的志怪小说记载,得到天之剑的能成神佛,得到地之剑的能成君主,而得到人之剑的则会成为圣贤。

但是小侯心里清楚,这三把剑远远不像传说中吹嘘得那样玄乎,剑的功能就是格斗,一把用来刺、削、割的武器要金光喷薄江河咏唱石头长字之类的功能有什么用呢?而且,想成为神佛就要渡劫苦修,想成为君王就要招兵买马纵横沙场,而成为圣贤人就要多读圣贤书多做圣贤事,没听说过靠一把剑就能走捷径立刻白日飞升黄袍加身,要不然大悲寺里这么多和尚,怎么就没人靠琉璃光的附加功能飞到西天抢个好位子坐呢?

但是,哪怕琉璃光它就是一把普通菜刀,只要有人相信它就是传说中那把似魔似幻的神剑,并且不惜一切代价地杀上大悲寺,那么诚知就得想办法把它弄走,受人之托的小侯也要想办法陪着诚知的混蛋徒弟在这下棋。不过琉璃光就算没有传说中所吹嘘的那样玄乎,但是至少是一把好剑。在随身佩剑被仇家的钢鞭打断之后,小侯就觉得得到一把好剑是件十分必要的事情。他年纪轻轻,还有非常漫长的江湖生涯等着他一场又一场地厮杀过去,如果手中有了琉璃光,不但能够吓跑一批迷信三剑传说的对手,还能免去频繁换置新剑的麻烦。

反正它绝对不可能就是一把菜刀!要不然被迫留在寺内做五十年扫地工的黑衣人岂不是要抡着它去西天追杀诚知了?

“对了,留一个妖魔在寺内,你当真放心?”小侯开始和方丈中盘劫材,互杀大龙。

“他虽然不是人类,但是却能恪守诺言,绝对不会在寺内生事,或者撕毁契约提前落跑的。这十三年来,寺内的守备多亏了他的出力才没有让宵小之徒入寺胡闹。”

“真是劳苦功高啊,留在寺内打扫各处庭院五十年,想必他已经对寺内情况了若指掌了。”

方丈落子的动作慢了半拍。

双方满盘厮杀。由于启慧方丈确信小侯的下棋水平纯属菜鸟无疑,因此开盘之时过于轻敌,等他发现自己的每一步棋路都已被对方洞穿围堵,想翻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承让了。”小侯落下最后一子,拱手一笑。

“老了,老了,技不如人!”方丈摇头叹息,“小侯前辈你还是把怀中那只文鸟掏出来吧,老衲刚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你往怀中塞了。”

掏出文鸟递给方丈,白色的文鸟在老人掌心扑扇着翅膀,歪头东看看西看看,然后振翅飞到了一旁的古木上俯视他们。启慧摸着胡子端详了半天,也没看出这只鸟有什么特别之处,于是感慨一下现在的年轻人作弊手段越来越登峰造极,然后认赌服输,带着小侯去取琉璃光了。

两人来到一处菜地,从柴房的窗棂上摘下一把锄头,然后一边用手指算着步数一边在菜地里走来走去。来到柏树下的荒草堆里,方丈大师用手一指一丛苦菜花,然后把锄头抛给小侯。

“年纪大了,干不动粗活了。”方丈摇头叹息。

低头看看锄头,再看看方丈,小侯面无表情地抬手凝气,刚要对准苦菜花一掌劈下,就听见方丈在旁提醒:“切莫伤到树根,也不要轰倒院墙。”

于是举起的右手颓然落下,小侯认命地扛起锄头去挖地。方丈往后退了一步,躲开锄头带起的泥土,很是负责地在旁指点使用锄头的正确姿势。

地上的土坑越挖越深,突然,小侯的手掌一震,掌下的锄头似乎啃到了一件硬东西。弯腰扒开浮土,小侯从土坑里拔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器。丢开锄头,在柏树的树干上摔去铁器上的泥土,小侯发现这的确是一把宝剑,只不过外面的剑鞘已经锈得不成样子了。

但是露在外面的剑柄却是完好无损。

望了一眼启慧大师,小侯把注意力放在掌中宝剑上,握住剑柄往外一拔——他原本以为剑身会被生锈的剑鞘卡住,但是出乎意料,剑身就好像抹过油一样顺滑地脱壳而出。

漫天萤火飘荡。

大悲寺内钟鼓齐鸣,天空中远远地传来僧人诵佛的经文。

西方的天空浮云流动,宛若金絮。一只雄鹰振翅盘旋,冲上云霄。

握在手中细细观察,但见雪白如银的剑身就好像刚开锋一样簇新,一丁点的铁锈都没有长。拿去削地上的石头,嚓嚓嚓,就跟切冻豆腐一样痛快。

天之剑琉璃光,比小侯心目中所期望的更称手。

但是除了发光好看以及十分锋利之外,它好像也没有别的特殊之处。但是小侯也不奢望它还有其它功能,很是满意地收下了。

可惜剑鞘锈掉了,又不能就这么一路举着回家,小侯砍下一截柏树枝,削掉外表的粗树皮,然后把琉璃光捅进树枝里,暂时掩去剑锋凑合凑合。

“此物归于前辈所有,真是给本寺免去了一大麻烦啊。”方丈很是欣慰地点了点头。

其实琉璃光藏在大悲寺的事情小侯早就知道了。不过,既然诚知不想把琉璃光的秘密告诉小侯,小侯就假装不知道琉璃光的存在。他和诚知是莫逆之交,两人都知道对方究竟在作何打算。诚知不想在有生之年看见小侯因为琉璃光的缘故卷进更大的腥风血雨,在他眼中,小侯得罪的黑白两道够多的了,因此不到咽气的时候,他就打定主意不肯让小侯卷进他自己的麻烦之中。

死心眼的人。

送到门口,方丈止步,辞别小侯。小侯环视院角,发现那名扫地的黑衣人不见了。

“前辈得到琉璃光的消息一旦在江湖上散开,你的仇家必定会竭力追查另外两把神剑的下落对付你,还望前辈留心。”

“多谢方丈,不过另外两把神剑不知何时才能现世,就算现世了,也不见得会落在仇家手里,请方丈宽心。就算没有琉璃光在手,想伤到小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阿弥陀佛,望前辈保重。”

告别方丈,小侯抱着琉璃光慢悠悠地下山去。

余晖晚照,西方的天空缩成一团透亮的晚霞,头顶的树木逐渐变得阴森起来。

小侯踩着落满松针的石阶,在静谧的林间小路独自一人前行。

头顶飞翔的文鸟突然发出了警告声。

前方的小路上,黑衣人的双眸在昏暗的视线里闪烁着寒光。

小侯的脚步丝毫没有停滞,面带微笑地迎了上去。

“怎么,这位壮士不打算继续履行剩余的十三年苦役了?”

“契约,我依旧会遵守,”黑衣人道,“但是琉璃光,我照夺不误!”

“冲你这番话,我会留你性命!”

“靠下棋赢得琉璃光的小子,你躲棍棒的身法只能糊弄下等武僧,与我为敌的话,你还是把刚才的狂言收起来吧。”

小侯甩手,包裹着琉璃光的柏树枝一把插进旁边的树干里。

“这位壮士,我与你打个赌,十招之内,你要是能摸到琉璃光,我就把它拱手相赠。”

“一言为定!”

冷风盘旋,卷起枯萎落叶。黑衣人的眼睛突然变成了绿色,在夜色中宛如燃烧的鬼火。

小侯脸上的笑容隐去了。

他的目光,变得比黑衣的男人更加寒冷。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