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19  

2009-09-24 23:13:16|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剑子!”龙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眼里野火熊熊,牙齿咬得咯咯响,“你这臭毛病不治不行!”

龙宿发飚的模样看得剑子心惊胆战,他咳嗽两声,慢慢往门口退:“真君,你我相处数月,剑子一时忘形,忘了真君是开不起玩笑的人。”

“没错,我龙宿就是这种人!我小心眼、自私而且蛮不讲理!剑子你三番五次地戏耍本人,当真认为本真君没有察觉你在装傻充愣?”

“剑子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剩下的都是不想知道的,何来装傻充愣一词?”后退,后退。

“好极了!那你给我讲讲看,本真君为何陪你回珍珠国?天下的雨神庙多如牛毛,我为何偏偏选择在这里大兴土木扩建府宅?我为留在云州迟迟不回黄海,这其中的意思,你给我说个清楚明白!”

“因为真君是个好人啊。”剑子眨了眨眼睛,站在凉亭口微微欠身,“时间不早了,剑子要回豁然之境,就不劳烦真君送我了。”

转身想溜,龙宿突然抓起桌面上的茶杯往外面的地面上一泼。瞬间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盆而至,呃,雨点还是热的。剑子连忙闪身退回屋檐下,心里懊恼,这龙宿居然真的翻脸了。

长毛动物对雨水的厌恶迫使剑子难以挪动步伐迈入雨帘之中,他望着墨黑墨黑的雨天,转过身来直视龙宿:“真君,你到底想怎样?剑子今日奉陪到底!”

“鹦鹉、青面、魔龙祭天、变裔天邪,你们谁敢冒出来管闲事我就吃了谁!”龙宿声音冷峻地对着脚下的地脉发狠。剑子立刻感觉到自己的使令全都逃到地脉更深的地方去了。侍奉在一旁的仙凤也躬身退出凉亭,只留下龙宿与剑子两人独处。

剑子有点不寒而栗,当龙宿绕过书案向他靠近的时候,他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我不管你将来的君主是谁,但是在疏楼西风,你至少要懂得尊敬这幢宫殿唯一的主宰。”龙宿步步紧逼。

“只要剑子没有跨出疏楼西风,就要视真君为君王么?”剑子的表情有些冷,“吾视真君为朋友,真君视我为奴仆?”

“错了。”龙宿看着被雨水包围在凉亭内的困兽,表情逐渐缓和下来了,让剑子觉得刚才那阵子发飚似乎是在借机发挥地演了一场戏。“剑子,在北隅的时候,吾曾经与你探讨过台甫与明君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并非主仆,而是情侣。”

剑子打了个寒颤。

龙宿暧昧地笑了,“我使用白雉脚的时候,你的反应似乎很有意思。”

“没有。”剑子偏头。

“你心虚了。”龙宿道,“看着我的眼睛。”

剑子深吸一口气,打算继续装正经,但是当他的视线与龙宿相对的时候,他心里顿时明白上当了。

龙宿的眼睛变了颜色,橘红色的瞳孔所散发的光辉就好像一团温暖的篝火,瞬间笼罩剑子全身,让他沉浸在这种温柔而蛊惑的目光里,难以动弹,也无法思考。

“剑子,”龙宿英俊非凡的面孔靠的很近很近,剑子能够在朦胧之中感觉到他的呼吸温暖着自己的脸,“当你感受到来自于龙宿的压力时,你习惯用冷笑话来掩饰自己的退缩么?”他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剑子的嘴唇,“你的内心深处渴望亲近我,陪在我的身边,但是同时又在害怕我?”

剑子的脑子就像泡在温水里一样浑浑噩噩的,他似乎梦到有人揭开了他的发簪,轻轻按摩着被束缚的发根,有个声音在他耳边暖暖地响起,让他的耳廓有些发痒:“你在我身上发现了什么?”

“天启。”剑子回答。

结实的手臂一把将他死死搂住。

魔法中断了,剑子感觉到龙宿头上的珠钗刺着他的脸,他歪歪脖子,试图躲开龙宿脑袋上的发式:“龙宿,居然对我使用术法,这种做法实在太阴险了。”

“不这么做,天晓得你还要和我打太极打到什么时候。”龙宿松开手臂,扶住剑子的肩膀直视着剑子的脸,“既然收到了天启,你为何退缩了?”

“史上并无妖魔做国君的前例。而且龙宿你并没有珍珠国的国籍。”剑子垂下目光,“而且,一刹那之后,你的王气消失了。我无法判断这种情况对于珍珠国来说意味着什么。”

龙宿也很奇怪:“明天去蓬山问问吧。”

“真君你对珍珠国的御座很感兴趣么?”

“龙宿,叫我龙宿。”

“龙宿,你可知道登基为帝之后,你背负着期待,而我背负着国家。”剑子摇摇头,“龙宿,我觉得你并不适合做一国之君。”

“我有充足的自信可以做个明君。”龙宿探头过去,抵着剑子的额头,“台甫,我有做明君的先天条件,比如……

扑了个空。

剑子瞬间闪到书桌后面去了。

果然,麒麟的速度是十二国当中的翘首。

“龙宿,雨水太盛了,请你收了神通让剑子回豁然之境吧。”

“下雨,天留客。”龙宿气定神闲,“疏楼西风的客房随你挑选。”

“既然如此,剑子就叨扰了。”

“剑子答应得如此痛快,到让龙宿感到一些意外了。”

龙宿是君子,君子之交淡如水,剑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淡如水么?

果然是小气的剑子。

龙宿重新在书案旁边落座,轻轻拂袖,凉亭外的暴雨逐渐变成了细如牛毛的小雨。剑子松了一口气。

-----------------------------------------这章写得很生硬----------------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