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修真】逍遥百年楔子3  

2009-09-26 16:31:16|  分类: 应龙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拎着松枝里的琉璃光离开大悲寺地界,小侯在路边找到一条小溪,挑一块平坦的青石板蹲下,将琉璃光放在脚边,然后把双手伸进溪流里清洗指缝间的血迹。白色文鸟落在一旁的灌木上,歪歪翅膀梳理凌乱的羽毛。

如果它受伤了,就道歉自责,如果安然无恙,那么小侯就可以放心地骂上两句了。观察片刻,小侯决定责备对方的鲁莽。

刚才那场短暂的决斗出了一点小小的差错。小侯原本是要废掉妖魔的,但是扭住妖魔的胳膊往他的后心挥拳的时候,留在枝桠间观战的文鸟突然凝住内劲冲过来挡住了他的杀招,如果不是小侯及时改变拳力的方向,估计文鸟的半边身体全都被打烂了,而远方的曹夕本人必定会遭到重创。

曹夕一共养了两只文鸟,都是他自己的分身,他平时只有在传送书信的时候才把它们派出去,但是像今天这样把自己的意识加注在文鸟身上帮小侯下棋还是头一遭,如果不是启智大师突然发难,时间仓促来不及做其他布置,一向谨慎的曹夕绝对不会使用这样危险的方法千里迢迢地赶过来伸出援手。有许多像黑衣人这样觊觎琉璃光的妖魔潜伏在大悲寺附近寻找时机,倘若他们发现了灵气异常的文鸟进而施与攻击,倘若受伤,那么曹夕的本体必定会受到双倍的影响。但是所有的妖魔都比不上小侯刚才那一拳所造成的重创,他一旦决定废掉对手的功体,下手之时通常不留余地。

“我并不指望能够改正你那个绵软的心肠,但是,曹夕,在我和黑衣人开打之前你就应该说出你的意见,你希望我或杀或留,我们可以商量一下,等做了决定之后我便可以放心下手,免得你突然冲出来弄得我措手不及,如果一时出错,误伤好友,你师傅肯定提着屠龙剑到小侯山追杀我。”

“你看轻我了。”小鸟拍了拍翅膀。“修行数百年,我有些许根基与自信,不会在插手的时候受伤。而且,我拦着你不让你废掉他的功体,并非像你所想象的那样源于心软,他与大悲寺尚有契约未有完成,如果没了功体,保护大悲寺不受侵犯的时候便难以出力。虽然你带走了琉璃光,但是许多难缠之人需要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才能确信这个消息,在这之前还是留着他吧,而且你已经扭断了他的胳膊,也算是给他一点教训了。而且,你当初与他约定决斗的时候并没有说要废掉他的功体,这样做恐怕难以服人。”

小侯甩着手上的水珠笑嘻嘻地站了起来:“我的目的是要他的命,要他心服口服有什么用啊?对了,先别提这些,你有一段时日没有和我联系了,你的那位古怪的师傅又在想办法为难你了?”

文鸟换了一根树枝,躲开小侯手上甩出来的水:“师傅外出云游,临走之前把我锁在书房里了,要我闭门不出专心修行。他用的是镇神锁,前些日子绍狐跑来撬锁时候吃了不少苦头。”

“你师傅真是铁石心肠,哪有用镇神锁对付自己徒弟的。要不然,我亲自过去一趟把那破锁凿开?”

“你动的手脚,师傅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回山之后一定会拎着屠龙剑登门拜访,感谢你三番五次地干扰他的弟子修行。”

“放心吧,我有天命在身,有恃无恐无法无天,他要是把我打残了,自然会有更难缠的人去对付他。我明天就去你那边把锁撬开。”小侯皱着眉头仔细犹豫了一下,稍微更改一下日期,“嗯,不对,还是后天吧。明天我要去茅山走一趟。”

“需要帮忙吗?”

“暂且不必,我去茅山是为了拿一本书,去去就回。”

溪水里阴影蛰伏,在浑浊的淤泥与杂乱的水草之中悄无声息地游动潜行,它躲在暗处留神观察水面上折射的影子,静静等待着最佳时机的到来。

“茅山?”

“那本书上记载了飘渺风的线索。”小侯咳嗽一下,仿佛要掩饰什么似地,“关于飘渺风的记录就写在那本书的最后几页。你手中没有称心如意的佩剑,如果能找到飘渺风——”

近了,更近了,就是现在!

波光粼粼的水面突然浪花喷溅,它窜出水面,紫色的舌头就像射出去的箭矢一般粘住青石板上的琉璃光——小侯用袖子甩开泼溅的水花,将琉璃光一把踩在脚下,然而灌木丛上水花泼洒,一条青色的舌头瞬间卷住白色文鸟缩回了水底。

“曹夕!”小侯大怒,伸脚一踢琉璃光的剑柄,白色宝剑脱鞘而出,爆开的剑风割裂了藏身裹锋的柏木枝,炸开无数碎屑,卷住琉璃光的妖兽哀嚎一声,留下一截断舌潜下水底。小侯宝剑在手,豪不要犹豫地跳入水中。

黄绿色的水底浑浊不清,翻涌的气泡与乱糟糟的水草迷乱了小侯的视线。原本以为这只是一条小溪而已,然而跳入溪流,却一下子没过头顶摸不到河底,小侯低头向身下的水底望去,只见黑乎乎的一团鳞甲须爪,倒是那四只赤色的眼睛在深水里显得格外醒目。一紫一黑两个头,身形溜长,如巨蟒一样游得分外矫健迅猛,但是黄色的肚腹下面却生了密密麻麻的章鱼脚,看上去就像一只巨大无比的蜈蚣。

见小侯入水,它们难掩兴奋之情地扑了过来,身体蜿蜒扭动,围着小侯盘旋游动。在水中,它的动作快了数倍不止,让小侯一时之间难以应对。

吞下文鸟的应该是那个黑色的头,但是妖兽的身子却是连在一起的,小侯不知道那畜生是否把文鸟吞吃入腹,唯恐贸然下手会误伤曹夕,正在犹豫之间,紫色妖兽猛然扑上来喷出一股墨绿色的液体,在搅动的水流中宛如烟雾一般晕染扩散。

小侯的左手燃起一团白光,他在身前一划,水流疯狂扭动,夹杂着尖锐冰柱推动墨绿色的液体反扑而去。但是妖兽并不畏惧自己的毒液,突破冰流的屏障一口咬住了小侯握着琉璃光的右手,章鱼一般的触角团团缠上,勒住小侯的脖子与四肢。

它很有自信,能够咬断这个人类的右手,并且让他溺死在水下。

但是紫色头颅的牙齿却像啃住了凛冬坚冰,一股宛如火焰一般的白光从咬住手臂的齿间流淌出来,把妖兽的头颅映得变成了粉红色。它能看见小侯眼中充斥着杀意的目光,那种目光并不应该属于一个手脚被缚,淹没在深水里不能呼吸的人类。

很快,紫色的头颅便停止了思考。

小侯的右臂一挣,脑浆中布满了冰碴的头颅应声而碎,大小不一的血肉碎快在深水中四散飘荡。察觉到异常的妖兽感觉到了恐惧,它想松开触角逃走,但是小侯一把抓住缠住脖子的触角,然后在幽暗的深水里挥起右手的琉璃光。

锋利无比的琉璃光劈开一道金色的弧线。

露水深重的河岸上伸出一只手,小侯托住身体,浑身湿淋淋地爬上了岸。他坐在草皮上,低头松开左手,一只落汤鸡一样的白色的文鸟用力甩动羽毛上的河水,很是狼狈地和小侯面面相觑。

溪水中,一道黑色的阴影拖着长长的血痕游向远方。

“你留它一命。”文鸟有些不解。

“我的确打算杀它。”小侯的表情很是古怪,他抬起手看了看寒光凛凛的琉璃光,“但是……我也不清楚它为什么没事。”

那一剑毫无余地,是对准七寸削下去的。剑锋切开血肉感觉也是真实无误,白色文鸟随即从断裂的伤口中钻了出来,但是,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一样,那条妖兽的黑色头颅完整无缺地与身躯连在一起,然后拖着破裂的紫色头颅逃走了。

“这把剑有点古怪。”小侯很是郁闷,“它比你的心肠还要绵软。曹夕,等我找到飘渺风之后,这把剑归你,飘渺风归我。”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