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吞雪】荆棘丛中大结局——大家国庆快乐:)  

2009-09-30 20:34:52|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奈落之夜宵,长着一张正太脸的水银体人造人,年龄不详,性格单纯懵懂不善言辞,口头禅是[为虾米?我无法理解。]

在宵身上,吞佛童子能找到许多熟悉的影子。比如他们两个都有一个管生不管养的造物者,而且一个以杀戮地狱为名,一个被人家称为剑邪。同样住在天寒地冻的地方以花为伴,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良好原则,而且都是为了初次给予他们温暖的人而步入江湖是非之中。

当然,还有那个十万个为什么的答辩。

但是两个人的问询却大有不同,一剑封禅回答剑雪无名刁钻深刻的哲学难题的时候非常非常费脑子,但是吞佛童子肚子里的那点学问用来对付宵的基础常识还是绰绰有余的。

吞佛童子不想隐瞒,宵曾经救过他,那个时候吞佛童子的心里就像白茫茫的大雪一样,一听到[为什么]这两个字就陷进去了。宵茫然时呆滞的表情,发狠时眼睛里的血轮,说话时呐呐的语气以及那张纯白如纸的思维方式都让吞佛童子着迷,他渴望让宵处于自己的支配之下,甚至有过将宵带回魔界的念头。

[然后呢?]剑雪面无表情地倾听吞佛童子毫无愧色地讲述他的过往青史,[就像市面上兜售给十四岁以下少女的小说那样,你终于发现了自己的真爱,决定和宵共守一生么?]

[没有。]吞佛童子沉浸在往昔回忆中,[我捅了他一刀,然后再也没有见过面。]

剑雪露出一种[你这个人真是个XX]的表情。难怪刚才在小店门口碰到宵的时候吞佛童子要拽着剑雪以光速闪人了。不过,宵看到吞佛童子的时候,那个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在怨恨,反而像是惊喜。

[他这个人就是那么纯良,并不在意一刀之仇。]吞佛童子别用意味地看着剑雪,[不像你,都隔了两辈子的事情了,还是不忘把这一剑之恨讨回来。]

[不是为了演戏给朱武看么?]

[但是那一剑却是非常实在的。]

[我又没下手捅死你!]剑雪有些不耐烦。

吞佛童子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剑雪在蒹葭飘荡的岸边小路走了几步,突然发现吞佛童子并没有跟上来,于是非常疑惑地转身去看。

吞佛童子站在晚霞的背景中一动不动。天阳已经落山了,一片冷月挂在连绵不绝的山顶。剑雪搞不懂吞佛童子这实在摆什么酷,于是折返回去想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剑雪,]吞佛童子突然开口,[那一剑,很不好受吧?]

剑雪心中一紧,复又释然。

[当然很痛,你可是职业杀手,怕我死不了还特地把莲讞捅得更深,真是人渣!]

恢复上辈子的记忆后,剑雪每当想起那句[吾骗你的!傻剑雪]就有暴走的心情,想把那个时候的吞佛童子做成刨花。但是除却剑雪无名的回忆之外,他同时也是小剑雪,记得那个红发的身影抱着他在黑暗中狂奔,四处求医的事情。

当然,他还怀念那位褐色头发青瓜脸的一剑封禅。

[能够毫不顾忌地骂得这么痛快,就意味着心里一定不再恨我了。]吞佛童子感觉十分良好地颔首点头,[时光不早了,找个地方露宿吧。]

如果不是因为客栈里有太多打算追杀吞佛童子的仇家,他们至于在荒山里乱晃吗?

寻来枯枝堆在一起,吞佛童子点燃一堆篝火,然后和剑雪坐在松软的蕨类植物上驱寒。吞佛童子化出两个小酒壶,伸手递给剑雪。

“哪来的?”剑雪很是意外。

“从客栈跑出来的时候,顺手从金小开的饭桌上拿的。”吞佛童子毫无愧色。

“我不喝酒。”剑雪推开。

“喝一点,对身体没坏处。”

剑雪仔细打量着吞佛童子的神色,心里知道对方在打什么鬼主意,于是接过酒壶放在一旁,打定主意不喝。

吞佛童子倒是很不客气,揭开封口闻了闻,然后满意地抿了一小口。

[一剑封禅喝酒的姿势非常豪爽,向来都是对瓶吹。]剑雪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要对吞佛童子说这个,[而且,他只有在心烦的时候才喝酒。]

吞佛童子的眼睛里闪过一种怪异的神色:[你不喜欢我在喝酒的时候展示良好的修养么?]

剑雪扭头去看跳动的火焰。一时之间,空气里只剩下干柴的爆裂声与吞佛童子喝酒的声音。

篝火旁边光影晃动,吞佛童子支着头躺了下去,眯着金色的眼睛端详着剑雪。

剑雪知道他正在看自己。手里摸到一片灌木的叶片,剑雪把它掐下来,放在衣服上擦擦尘土,然后放在唇边吹奏。

叶片发出的声音非常轻绵,离开五步之遥就听不清楚了。剑雪这首曲子,只吹给身边的吞佛童子一人。

竹笛的声音响了起来。

剑雪心中一动。

吞佛童子正在与他一起合奏鹊桥仙。

火光闪动,看不清他此时此刻的表情。

后来他们似乎聊了很多,关于北域,关于梅林,关于未来。

后来没话可说了,他们两人长久地对视着。

当吞佛童子揭开了白色战袍,露出结实的胸膛与完美的六块腹肌的时候,剑雪很是警觉地锁定了对方的移动速度:[吞佛童子,这实在野外。]

[酒劲上来了,散散热。]吞佛童子的表情很是趣味,[剑雪,你认为我会做什么吗?]

剑雪不搭理他。

吞佛童子并不急于穿上衣服,而是赤罗着上身,让他的皮肤被篝火镀上一层明亮的轮廓。他来到剑雪身边,靠的很近很近,伸手去拿剑雪放在脚边的那壶酒。

[把人灌醉这招只有懦夫才用。]吞佛童子坐回原地,懒洋洋地喝着酒壶里剩下的酒,就像是一位在打猎途中小憩的贵族,[我更喜欢躺在我身下的人是神志清醒的,这样才能让我和你尽情分享。]

剑雪没有对吞佛童子的话做出任何反应,吞佛童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篝火旁有一丛白色的荆棘,荆棘丛长出了嫩绿色的叶片,甚至还有粉红色的花蕾点缀其中。

胖嘟嘟的花蕾饱胀着花钱开的热情,大概明天清晨就能怒放了。

吞佛童子缓缓开口:[回北域去吧,我想看看那里的梅林。]

[嗯。]剑雪点头。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