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10(修改)  

2009-09-04 22:51:56|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宿原本打算在第二天一早便动身启程去寻找妖魔,但是被一件突发事件拖住了,没走成。这件令人措手不及的突发事件便是珍珠国的穷酸麒麟病倒了。吃过晚饭之后,那只白毛的脸色就显得有些不妙,眼神发直脚步发虚地飘回到客房里和衣躺下了,入夜之后,龙宿就听见隔壁的床铺嘎嘎作响,然后房门咯吱打开,有人扑到外面呕吐起来。昏暗的夜色中,龙宿听见剑子的使令在地脉下四处乱窜,惶恐不安。

他披上衣服坐起来,仙凤移过来烛火,为龙宿引路。

怎么回事?他边走边问。

剑子先生身体不适,已经吐了三次了。仙凤面露忧色。

那只麒麟还没有选出君王,不至于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得了失道之症吧?

今晚的月色很亮,走廊里的柱子在银亮的木板上留下道道阴影,龙宿看到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色睡衣趴在栏杆上干咳,散开的银发披在背上,被月亮照得雪亮雪亮的。剑子的状况也惊动了店家,一名店伙计正在拍打剑子的后背,另外一名端着一碗温水给剑子漱口,两个人的眼神都有些慌乱,生怕这位客人得了什么急病。

龙宿垂下目光,发现剑子的影子正在扭曲着变换成麒麟,不过幸好两名伙计都没有察觉到。连忙将两人支走,龙宿让他们把大厨找来问话,然后拦腰扶住剑子把这只白毛搀回屋内。

手臂贴着宽松的衣物轻轻收拢,龙宿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低头去看剑子的腰。嗯,真是出乎意料啊。

陷在被窝里,剑子满脸是汗地闭着眼睛昏睡过去,龙宿帮他把被子盖好,然后坐在床头盯着这只白毛在睡梦里难受地乱哼哼。

剑子生病的原因很快便查清楚了,问题就出在那碗莲子羹身上。店里的莲籽都是用肉汤炖过的,这原本是大厨做莲子羹的小秘诀,客人喝了莲子羹都觉得香浓可口,但是回家之后不论怎么添加调料都做不出来店里的味道,着实让大厨骄傲地卖了许久的关子。

只不过这个不外传的秘诀对于不进血腥的麒麟来说不亚于毒药,它用那份独一无二的香浓口感成功地把剑子给撂倒了。龙宿看着缩在被窝里昏睡的白毛麒麟,心想这穷酸的家伙怎么这么倒霉啊,吃碗白食都吃得折了血本,这碗肉炖莲子羹对麒麟的影响可是抽筋拆骨性质的,不好好躺上三五天怕是爬不起来了。

受到麒麟灵力的影响,剑子的使令也都沉在地脉里无法活动了。这种时候要是有人偷袭,或者遇上北隅的官兵找碴,这只白毛恐怕逃都没处逃了。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

第二天早晨,整条街道全都乱哄哄的,仙凤推开窗子探身观望,只见百姓们慌慌张张地三五一群地聚在一起交换消息,还有的富商带着车马急匆匆地举家离城。突然大街上众人逃散,一支装备精良的军队杀气浓浓地开向皇宫,金银双色的旗帜上写着邓王爷的名号。

仙凤下楼去吩咐店家准备早餐,但是来到正堂里转了三圈也没见到半个店伙计。一直找到后院厨房,这才找到能做饭的人。

原来店老板与伙计们全都躲到了后院里,厨子手里还拎着没摘干净的菜,一脸惊恐的表情站在人圈里倾听店老板的秘密消息。仙凤走过去的时候,老板用余光发现红衣少女的靠近,见她是个女流之辈,而且也是个不起眼的下人,因此心里没多大顾忌,反而更加卖力地表达[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的话语权。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老板瞪圆了眼睛,疑神疑鬼地瞟着四周,仿佛有许许多多的官兵躲在角楼里偷听似的,听众也被这种紧张感所传染了,个个神色肃穆地围聚在店老板周遭洗耳恭听。

“知道大街上为什么这么多军队么?知道邓王爷是何许人也么?我告诉你们——出了天大的事了!台甫死了!”

以贫民百姓的见识与胆量,穷尽他们的想象力也只能猜到这件天大的事情没准是有人谋反,但是店老板此言一出,听众们的脸色一下子煞白。

象征着百姓的麒麟死亡,这件事情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就是天崩地陷那样恐怖的灭顶之灾。麒麟死后君王也会驾崩,然后便是御座空虚,失去神灵庇护的国家从此天灾不断,大量妖魔滋生,战争迭起瘟疫弥漫。就像麒麟死亡所预示的那样,

整个国家的人口骤减,大量百姓都会在这场灾害中成为荒原上的白骨。

有人出于恐惧而眼圈泛红,他们不敢相信店老板带来的噩耗。虽然垂荆台甫身患失道之症的消息早已在民间流传,但是百姓都认为皇帝尚且年幼,而且是个十分优秀的少年英雄,他只是被奸臣地理司与不忘尘寰所蒙蔽而已,只要假以时日,他一定能够发现地理司与不忘尘寰的真面目,从而幡然醒悟肃清朝野,再次引导整个国家走向正规,而垂荆台甫的病也会随之痊愈。

公子垂荆为北隅选择君主的日子刚刚过了13年而已,北隅正在从从上一次麒麟死亡君王驾崩的灾祸中缓慢恢复,目前的生活虽然艰苦,但是只要有垂荆台甫与君主在,日子必定会慢慢好起来的。但是,难道百姓在13年的安定生活中苟延残喘一会儿,就要带着下一辈的孩子陷入更大的灾祸吗?

“我的外甥在宫里做官,昨天晚上他像个鬼魂似的地逃回家里,头发散乱浑身是血,两眼发直脸色黑青,三魂七魄都吓飞一半了。不论问他什么话他都不回答,叫他名字都不答应,只是插上门蹲在房间里烧血衣,然后换上常服督促家人收拾贵重东西赶快逃难。”店老板的声音变得十分激动,“他们全家在逃难之前跑来敲开我家的房门,告诉我台甫死了,少帝也驾崩了!”

“台甫究竟是怎么死的?”大厨哭了起来,“失道之症不应该这么快啊。”

店老板的眼睛一下子红了,他的话语变得急促而哽咽:“我外甥说他是自杀。”此话说出口之后,店老板也忍不住开始落泪了,“台甫劝说少帝重新以天道治理国家,勤于政务体恤百姓,再不改过便会致使整个国家倾覆在灾祸之中。少帝不听,台甫感到绝望了,便拔剑自刎,以身殉死了。”

未尽到辅佐少帝成为明君的责任,使北隅再次面临崩溃,垂荆难辞其咎,无颜面对北隅百姓,故以死谢罪。

台甫身死之后,听说有刺客潜入宫内杀了少帝,于是在同一天之内,北隅同时失去了他们的麒麟与君王。

少帝生前的父亲邓王爷率军冲进都城,发誓要捉拿凶手为他的儿子报仇雪恨。而地理司与不忘尘寰也调动御林军与守护都城的部队封锁王宫,嘴巴上声称缉拿凶手,但是实际上却是与邓王爷的军队踩上了刀刃。

邓王爷率兵在城外外围驻扎,地理司二人的军队站在皇宫的城墙上剑拔弩张。由于能够充当玉玺的白雉脚落在地理司手中,邓王爷暂时不敢攻城,只是要求地理司归还少帝的尸体,让他把儿子带回家乡归葬。但是地理司根据北隅法律,认为君王应该与台甫的衣冠冢合葬在皇家墓地里,因此拒绝了邓王爷的要求,顺便拒绝了邓王爷派兵入城一起搜寻凶手的要求。

一场大战眼看就要开始了,北隅连绵不断的兵祸,就此展开。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