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21  

2009-10-11 22:28:52|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慕少艾与素还真站在西王母的宫门外,耐心等候着剑子的消息。在鸟兽的翅膀无法碰触的泰山之颠,悬崖下奔涌的云海托起一轮耀眼的旭日,衬托着湛蓝色的天空别样的空旷与宁静。素还真眺望远处的甫渡宫,见灰白色的广场上已经聚满了升山的人群,一团团一堆堆地挤在宫门口等待琉璃国麒麟慧眼识珠。

看上去,这些人都是普普通通的贫民百姓,没什么特殊之处。素还真觉得让他们多等一会儿也无妨,等送走剑子之后再去甫渡宫也不会耽误了进香的事情,反正他们终归是要白等的。

回头望望被阳光晒得暖洋洋的黄铜大门,剑子已经进去多时,还不见宫门打开的迹象。素还真一边猜测着西王母那张面瘫脸会对心急火燎的剑子做出怎样的解释,一边漫无目的地环视泰山的风景。

并肩站立的慕少艾突然捅了捅素还真,两眼发亮地望着远处,小声地示意道:“看,赭衫真君。”

一位浑身上下红彤彤的男人坐在云海之中的一座孤岛上,非常寂寥地吹着笛子。

素还真看见那个男人满头红发梳成整整齐齐的发髻,上面带着很夸张的银白色龙头冠,火焰一样浓艳的衣袍上绣着飘渺缭绕的云霭,肩上还挂着一把威武的宝剑。这位寂寞的吹笛人虽然穿着色彩鲜艳的大红衣袍,而且脑袋上的装饰也显得有些张牙舞爪,但是素还真见他吹笛子的神态与举止,却觉得这是一位行为严谨稳重的武者。

朝霞真君的名字,素还真也从仙女口中听得一些支离破碎的传闻。听说,这位赭衫真君与暮色真君原本都是玄宗之国的官吏,后来飞升到蓬山成了飞仙,一个红灿灿的成了紫霞之涛,象征旭日东升,一个灰蓝色的成了暮色尘音,象征新月坠夜。不过两人自此天涯海角难得一见,只好吹吹笛子弹弹古筝聊表相思。

“琼楼玉宇之巅,高处不胜寒。”慕少艾很是唏嘘。

慕少艾与他们一样都是飞仙,而不是龙宿那样的天仙。慕少艾原本是琉璃国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医师,连仙籍都没有,不过,可能由于他做的好事太多了感动了上苍,于是某年某月的那一天,他在采药的时候突然被一阵邪风刮下了山崖,醒来的时候已经被迎上蓬山成了不老不死的飞仙。周遭仙女麒麟环肥燕瘦玉树临风,把他美得差点找不到北。

除了龙宿真君之外,蓬山上的真君共有四位,都是飞仙,分别是慕少艾、羽人、赭衫军与墨尘音。听说都是因为最近几百年来厌倦了飞仙生涯的仙女纷纷辞去仙籍下嫁,致使蓬山人手空缺,这才让西王母改变对男性的偏见,从而打定主意招收男性真君上岗就业借以纠正仙女们的审美观。

有几个单身帅哥真君呆在蓬山,看哪个仙女还会被升山的凡夫俗子勾跑。

虽说麒麟也都是大帅哥一枚,但是人家命中注定名草有主,因此西王母并不指望这些暂且留在蓬山的水槽脑袋,弄不好五六岁的就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们家君主走人了。

正在和慕少艾闲扯,一名仙女沿着玉阶缓缓飞来,满脸喜色脚步轻快,看样子并不像是跑来催素还真去甫渡宫的。

拜过药师与蓬山公,仙女解释道灵之国的胎果已经成熟了,她正要把这个消息报告给西王母。

“灵之国?”慕少艾很是高兴,“蓬山又要迎来一位小帅哥了!”

“药师,你怎么肯定胎果里面一定是麒,不是麟?”仙女很是惊讶。

“呜呼呼,我曾经到舍身木下看过那颗胎果,”慕少艾的烟管在手心转了一圈,“辨别胎儿的男女,对于药师我来说可是基础学科。”

仙女低头笑着去敲宫门,沉重的黄铜大门被门后的力士拉开,五色的瑞云好像被憋了很久一样从门内溢了出来。仙女还未进去,而是躬身行礼,把道路让开了,进去与西王母面谈许久的剑子颔首还礼,然后走出了神宫。

素还真很是仔细地打量剑子的神色,想从他的脸上看出消息的好坏。但是剑子的表情却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十分镇定坦然地走向久候的二人。

“素还真,你怎么没去甫渡宫?”剑子看到素还真依旧留在泰山没有返回,似乎觉得有些意外。

“没有得到前辈的消息,我就是呆在甫渡宫也难以安心啊。”

三人并肩而行,一起离开泰山。

“西王母怎么说的?”慕少艾问道,“龙宿这个大问题到底意味着社么?”

“西王母也说不清。”剑子目视前方,“总归不是坏事吧。”

慕少艾与素还真对视一眼。两人的眼睛里都有了忧色。

他们两人十分清楚剑子的脾气,因此剑子的镇定与坦然反而让他们两个感到不安。

三人离开泰山回到升山之人络绎不绝的蓬山。素还真抬起头望向舍身木,见舍身木下围了一群女仙恭候着灵麒的降生。一些升山的百姓趁着琉璃国台甫回到甫渡宫之前的空当也跑去看热闹,但是却被女仙挡在了外围,只能踮着脚尖伸长脖子观望。

“啊?是北隅的麒麟要出生了么?”剑子问道。

“公子垂荆过世还未满一年,舍身木上还没有北隅的胎果。”慕少艾解释道,“这是灵之国的麒麟将要出生了。”

“灵之国?”剑子努力回忆着,“听说上一任国君是位女王?”

“她杀死了灵麟,还杀了宫里所有的男性。”慕少艾的口气变得很是阴郁,“十二国很少出现女性的麒麟,而且灵国的灵麟姑娘还那么漂亮动人,真是可惜了。”

“听说那位女王嫉妒灵麟的美貌,受不了宫里的男人都围着灵麟打转,所以心理上有点变态。”素还真插嘴,但是慕少艾却用异样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拍拍他的肩膀。

“蓬山公,你尚且年幼,麦打听这些事情。”

剑子临走之前很想看看新生的灵麒,所以三人一起去凑个热闹祝贺一下。

他们稍微慢了一步,灵麒已经降生了。仙女们将他抱走清洗干净,然后送到蓬卢宫内接受众人的祝贺。刚刚出生的麒麟还没有变成人形的能力,小小的麒麟在特制的软垫上蜷成一团,眯着眼睛瑟瑟发抖,女仙正在用柔软的毛巾擦拭它的蹄子,由于刚刚出生不久,它的四肢与蹄子还都是软的。

一位女仙坐在软榻上,将包裹着麒麟的软垫抱在腿上,她注视着怀里的麒麟,满脸的温柔与怜爱。

麒麟的鬃毛是黑色的,夹杂着两缕金色的毛发,白嫩的角还未长实,就像一截半透明的软糖怯生生地从鬓毛中露出来,正是最害怕被碰伤的时候。那位女仙用手护着它的额头,防止粗心的仙女们一不留神碰触到脆弱的麟角。

“真是太好了。”一位跪坐在软榻边的仙女很是兴奋,“这下子,蓬山上就同时有三位蓬山公了。”

“如果是麟就好了,”另一位女仙有些惋惜地叹气,“蓬山上已经好久没有麟出生了。”

“另外两位蓬山公出生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么?”新晋的仙女很是好奇地注视着软垫上的小麒麟,“这么一点点大,什么时候才能长成大人啊?”

整个蓬庐宫全都洋溢着喜悦的气氛。这是十二国的传统,蓬山庆祝麒麟的降生,而国家哀悼麒麟的死亡。蓬山养育麒麟长大,而国家埋葬麒麟的衣冠冢。

众人正在高兴的时候,有人进来报告,说灵国的官吏希望觐见他们未来的台甫。听慕少艾解释,自从上一代的女王杀死自己的麒麟之后,灵国大乱,而蓬山上过了五年的时间都没有麒麟降生。现在的摄政王得知舍身木上结出灵国的果实之后,便带着官吏来到蓬山等待麒麟的降生。

得到为首的女仙妙筑玄华的首肯之后,四名官吏打扮的男子随即来到了蓬庐宫。为首一名男子长得十分俊美年轻,他们来到软榻旁仔细注视着那团小小的麒麟,然后恭敬地跪在地上,俯首行礼。

“灵麒,”男子伏在地上恳求着,“灵国的未来就拜托给你了,请赐给百姓一位贤明的君主,请赐给灵国一个没有血泪的国家。”

软榻上的小麒麟睁开了一双深蓝色的眼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努力保持身体的平衡。他好像在屋内寻找什么,然后就像是在回应男子的恳求一样发出第一声鸣叫。

“国家。”它重复着男子的话,像笨拙的鹦鹉那样口齿不清地学舌,“百姓。”

跪在地面的男子,开始无声地哭泣:“谢谢!”他再次伏在地上叩首,“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