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22  

2009-10-14 22:12:52|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剑子离开珍珠国返回蓬山的第二天,三派势力复又开始蠢蠢欲动调遣粮草兵马。街面上看不到汗青编与天子帮的官员与将士,但是躲到小巷里交易情报的斥候与暗桩人数似乎增长了数倍,而且个个神色紧张,行动频繁而又缜密。汗青编与天子帮之间的矛盾自从他们成立以来便势同水火,学海无涯虽然与两派素无瓜葛,但是乱世之中容不得第三方做壁上观,有备无患总强于置身事外的怯懦念头。

大战前夕异常平静的诡异气氛弥漫连珍珠国的百姓都察觉出来了,最近数日,听闻有许多百姓逃往麒麟直隶管辖的云州,刺史不在,云州的低级官吏无法做主,忙的焦头烂额急得手脚发抖。珍珠国历经战乱,国内粮库十九有空,而云州的官粮早在剑子第一次踏上自己的封地时就分给了饥民,连自己的口粮都没有留下,那段时间珍珠国惨遭旱灾,兵祸连连,到处是为了活命而杀红了眼的强盗流寇。

如今虽然战乱暂停,但是云州的粮库里依旧没有半颗粟米,因为剑子拒收赋税,要求云州百姓自给自足,就连官吏的俸禄也停发了,让他们在公务的罅隙中种地养鸡。如今突然涌入这么多的百姓,兜里无钱库里无粮的官吏一下子被压垮了,他们抛下地里的庄稼,从箱底翻出官服,然后一路小跑着冲到荒废的府衙召集人手安顿流民。

“我们没有粮食。”官吏们聚拢在一贫如洗的豁然之境等待剑子归来,“这么多的流民,倘若没有食物果腹,恐怕会铤而走险。”

“在台甫的封地上,他们不敢乱来。”

“五年前,即使是云州的封地上也出现了抢夺粮食的流寇。”

“五年前的大旱比四个月前的旱魃之难要严重上百倍,那个时候,台甫拆了州府的楠木拿去卖钱换粮食吃,也没让云州饿死一人。所以大家要镇定下来,再难再苦的灾难我们都挺过来了,与之对比,这次的情况根本不算什么!

伏龙先生说得对,大家不要慌!汗青编与天子帮又不是第一次开战!我们不能消灭天灾,但是面对眼前的敌人,我们还能背城一战!”

群雄振奋的喧哗之中,一位年轻的白衣青年十分镇定地与众人谋划对策:“云州的粮食不足,而台甫又不在,需要派人讨得佛公子的手令去调动其他州府的粮库。”他的眉头略有忧色,“但是附近州府之中府库最充裕的全都听命于汗青编与天子帮,佛公子的手令,恐怕他们拒难从命。”

“佛公子身为大司徒,胆敢抗命者,以国法严处!

“万万不可!这等于把学海无涯拖进汗青编与天子帮的战火!而且,现在我们现在依旧是亡国状态,没有摄政王,也没有设立伪朝,因此,即使是大司徒的命令他们也有抗命的正当理由。”

白衣青年若有所思地望向西方:“也许,有一个人的命令他们不敢抗拒……

金碧辉煌的疏楼西风,龙宿望着台下跪拜的众人,悠闲地呼出银灰色的烟雾。

将镶满珍珠宝石的烟斗放在仙凤手中的檀木托盘内,龙宿坐直了身体,在众人的目光中摊开一方贴金卷轴绫锦,从红木盘龙笔挂上取下一只狼毫,挽起衣袖,饱蘸浓墨,在绫锦慢悠悠地写着小篆体:

“传旨,悦兰芳与经天子各自出调库粮一万石,并亲率兵马两百人运至云州,违命者,杀无赦!”

跪在台下候命的官员们心头一紧:传旨?

不解地抬起头,恰好看到龙宿手握白雉脚在绫锦上盖印。

“传令各州刺史,假如悦兰芳与经天子不肯亲至云州,又或者其押运粮食的兵马多于两百,则视同谋反就地处决。如若不从,以同谋论处!”

龙宿心情大好地摇着宫扇,人间的小小枭雄们,你们尽力了。

接下圣旨,伏龙与众位小吏面面相觑,有点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原本想求龙宿真君的天威恐吓州官,让他们不敢不从,但是,为何龙宿以一国之君的身份写下圣旨?而且象征国玺的白雉脚也在龙宿手上?

伏龙率先单膝跪地,双手托起那份圣旨:“真君,以雨神之名写下圣旨号令国家封臣听从调遣,于理不合,恐有不妥。恕在下斗胆,敢问真君手中白雉脚从何而来?”

“这是佛公子交予剑子,而剑子复又转交于吾保留。”龙宿靠在椅背上,依旧是一副慵懒的模样玩弄着桌面上的紫金镇纸,那双鎏金的眼睛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笑意俯视着众人,“至于吾为何号令群臣,那是剑子台甫听命于天启而赋予的治国之权。但是吾与剑子并未缔结契约,尚未登基之前不能以君王自称,遂以雨神真君之名暂且统御群臣。待剑子从蓬山返回,你们自可向他求证。”

高兴啊,流泪啊,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啊!龙宿心内十分饥渴地期待着众人喜极而泣的表情,然后台下的人却全像傻瓜一样茫然麻木,然后捧着圣旨一声不吭地飘了出去,留下极其不满的龙宿坐在梨花木的椅子上敲打镇纸。可恶可恶!这个反应究竟是怎么回事?

梦游一般走出疏楼西风的众人一路无语。

“我不是在做梦吧?珍珠国有国君了?”

“而且还是龙宿真君……

“这不可能。真君身为妖魔,又没有国籍,怎么可能被天启命中。”

“该不会是……台甫把他骗来为国家卖命的吧?我听说台甫与真君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产生了贪婪的念头想将真君折服成为使令。”

“以台甫的个性,很有可能。”

“而且还没有缔结契约,也就是说,是不是国君全凭剑子台甫一张嘴啊。”

“动动脑子好好想一想,真君身为天仙,拥有无尽的寿命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身份,何苦屈身于偏安一隅,降低身份做一群凡夫俗子的国君呢?而且成为国君便有了失道的束缚,倘若麒麟毙命,那么国君的寿命也就随之终结了,对于龙宿真君来说不论怎么看都是一起赔钱的买卖,也不知剑子台甫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诓得真君信以为真了,连疏楼西风这么辉煌的宫殿都自费盖起来了。”

真的是剑子台甫拐骗了龙宿真君么?

伏龙看着手中的圣旨,不知为何,心里涌起的却是无穷的失望。倘若龙宿真君真的成为珍珠国的国君……为什么他不能成为我们的国君?

一同前往疏楼西风的官吏脸上,全都浮现出一种朦胧的畏惧表情。他们不再言语,只是低着头默默行走。每个人的心中全都燃起一点炽烈的烛光,但是,他们唯恐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把这唯一的光源吹灭了。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沮丧、踌躇、恐惧与愈来愈强的渴望在每个人的脚步声中交织不休。直至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们。

“伏龙?”返回珍珠国的剑子骑着双头雄狮慢慢滑下逐渐昏暗的天空,“究竟发生何事?你们看上去就像是在送葬的队伍。”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伏龙只有将手中圣旨递给剑子。剑子接过圣旨,脸上的神色一瞬之间变得极其愤慨:“这兄弟两人真是见鬼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呃,圣旨?” 一股难以形容的古怪表情出现在剑子脸上,剑子合上圣旨,神色复杂地望向疏楼西风的方向。

“台甫,”伏龙抬手行礼,“敢问,这份圣旨是否有效?”

剑子沉默,蓦然抬头,无声之中,无数双漆黑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连。他能看见他们心中激烈跳动的烛火,那肃穆的光辉在他们的眼睛深处闪烁跳动,使他们宛如雕塑一般的躯体燃起了无法描述的生命渴求。

风,吹起了剑子苍苍白发。

“有效。”他颔首点头。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